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曾臻 > 正文

曾臻 /

陌生人们、我的姑娘们,谢谢!

作者:曾臻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犹记得,那两天没有恼人的、欲说还休的秋雨和泥泞的路,一切都刚刚好,太阳从云层后散发出充沛的光和热,白日里让人暖意融融,山峦之上团状洁白的云把清澈的蓝色天空织成一块一块的图案,小河旁芦苇类的水草放飞着雪白的绒絮,似乎在和远方的风私语着什么。远山连绵,杂花生树,层层叠叠、浓淡不一的绿色融合在了一起。

   

傍晚6点,行路将半,还未来得及看一眼天边的火烧云,夜幕已冉冉升起,暮色苍茫间草木的轮廓萧索起来,空气中的温度被抽走,浓得化不开的漆黑中星星点点的灯光亮起,人们很少说话,保持着体力,嬉闹的人群安静下来,默默地迈开腿,向既定的目标行进着。

   

而此时的我,情况不太好,远不同于刚出发时的生龙活虎。借用一个马拉松运动中常用的术语,我在行走的过程中一度遇到了“撞墙期”,因为白天一直在行走体力消耗过度,没有吃晚饭,吃了几口干粮就匆匆上路,双腿适应期的轻松消退,酸软感沉沉袭来。明明与上一段相差无几的距离却要花费我更多的时间,短暂休息更多次数。快走几步,或是跟着前面的人艰难地移动着脚板,走下去只为了早点到达露营地、为了寻找路边下一个短暂歇脚的地方,到后来已经不能称为行走,我佝偻着腰背像蜗牛一样艰辛地向前挪动着。

   

大部队从身边经过,我曾经超过的人又超过了我,最后将我远远甩在了后面。黑黢黢的夜幕上鲜少能看到星子,行者手杖一下一下重重地敲击着地面,路灯把影子拉得老长。

   

呼吸越来越粗重,我开始不放弃每一个可以休息的地点,早把参加活动前立下的誓言——途中绝不坐下来休息,丢到了爪哇国。或蹲或坐或立,似乎每一种姿势的变换都能减轻沉甸甸的疲惫,肿痛的关节和瘸拐的腿脚都能满血复活。

   

路过一段乡村小路,微凉的风吹过身后团团簇簇的几株灌木,木叶萧萧,浓黑的夜色和熹微的月光交织在一起,光影在摇摆的叶片上移动、跳跃,像在跳一支舞,可我无心欣赏。又一次,我垂头丧气地坐在了路边防护栏上的石墩上,旁边坐着个陌生的姑娘。我开口询问到达露营点的距离,她说还有2.7公里。到第一天目的地的距离在我心里具体量化起来,再也不是遥不可及的心理距离了,想到咬一咬牙还是可以捱过去就又有了动力。寒暄了几句后我们两个女生交换了一下彼此的情况,什么毅行途中的观感、脚底有没有水泡,水泡如何处理,是否组队参加等等。我向她道过别,便继续一瘸一拐地加入大军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夜色深处、希望的方向走去,只记得这个短发眼镜姑娘有着温和的声音。

   

事与愿违,我没能立马一鼓作气走到终点,不得不停下来坐在大桥上的景观灯柱边歇脚,和同伴们早就走散了,手机电量不足一时联系不上,内心涌起阵阵萧索,眼角有点湿润,懊悔着自己出钱买了场苦头吃。石凳有点凉,江边的风吹拂着后背带来瑟瑟寒意。有人从后面超过了我,可她又掉转头来走到我面前,我正惊诧间一抬头,呵,是刚才那个短发姑娘。我这才看清她穿得也不多,只穿了薄薄的毛线衫和运动裤。她坐在我身边休息,低声问:“你要吃东西吗?”看到我犹豫着没有拒绝的情况下果断地从包里掏出了面包、沙琪玛和糖递给我,对于饥肠辘辘的我来说绝对是雪中送炭。休息够了,接下来我们就这么一路聊一路搀扶着蹒跚走向签到点。后来人潮涌动,我们被人群分隔了开来,不得已之下就此别过。至今我不知道她姓甚名谁,也渐渐模糊了她的长相,但我仍然觉得萍水相逢却能在彼此需要帮助的时候相互扶持是一种缘分,这件有着温度的小事值得一记。

   

相逢何必曾相识,我想大声而郑重地说出一句迟到的谢谢,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她能看见,希望代替所有在毅行途中接受过陌生人恩惠的人向那些无私给予帮助的人表达诚挚的谢意,感谢那些让我们在途中与人性中美好和善意不期而遇的巧合。

   

另外,值得庆幸的是身边一直有二三朋友相伴。话不多说却总是心心相印的姑娘们,支持着我完成了报名建队、物品筹备、赛前经验分享和热身锻炼、集结参与这一完整的活动周期。当初是我提议组建的队伍,却是你们陪着只有三分钟热度的我走完了全程,去实现了一个小目标。你们会在活动开始一月前把我从青春的坟墓——寝室的被窝中叫出去,一起在微雨中打着伞绕着空旷的体育场边闲聊边锻炼;会去签到点找我,把瘫倒在地上不想动弹的我大力扶起,一手搀着我一手拄着旅行杖把我引到营地休息,会和我一起找地方、搭帐篷,在晚秋料峭的寒风中裹在睡袋里夜话,不知不觉中酣然入梦;会包容急躁的我暴风雨般突如其来的坏脾气,在脚已肿的情况下陪我坚持到底,不嫌弃锐意渐消、走不了几步就不得不停下休息一阵的我拖后腿,一起拄着捡来的树枝相互扶持着走过无处不在的诱惑,笑面路人探寻的目光,坐在草地上嘻嘻哈哈地分享背囊里的美食,并美其名曰:“给自己减轻负担”……

   

回忆起这一页页的时候,常让我笑中带泪。姑娘们啊,一声谢谢饱含着我对你们用千言万语也说不尽的深情厚谊。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两天一夜,无论是携杖踽行还是相伴相守,我们在用脚掌一寸一寸地丈量着脚下广袤的土地,生命从未如此贴近大地和黄土、亲近自然。无论是在坎坷曲折的山路,磕磕绊绊、黄尘漫天的土路,还是平坦开阔的大道,我们从未如此专注地逃离过眼前生活的苟且,期待着远方和深秋的黄叶、田埂上的芬芳野花、远山的连绵绿意。百公里毅行,给忙碌的生活以诗意的出口,给绵薄的意志以苦痛的淬炼,对善意心怀感恩,致友谊平淡欢喜。

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