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沈晓玲 > 正文

沈晓玲 /

忧郁者的自白

作者:沈晓玲发表时间:2018-03-28浏览次数:

 

三月的长沙,一场雨接着一场雨,湿漉漉的空气里并没有青草气息,帆布鞋前端满是溅起的泥沙。阳台上的衣物密密匝匝的紧挨着,散发出一股不好形容的沉闷味道。花季俨然成了雨季,灿烂而又悲伤的樱花依旧一簇一簇盛放,然而它还未等到一夜间落满南山的日子,便被骤雨打进泥沼。这大概也不值得远道而来的赏花人唏嘘——或许花与枝只是短暂的相遇,泥土才是归宿。

 

三月仍不乏阳光灿烂的日子,遗憾的是我仅仅待在教室中做一个冷眼旁观者,在阴影里张望。可阳光们的想法却恰恰相反,他们看着这间小房子里颓丧的大多数,总想把自己洒进去,转达来自春天的邀请信。于是,他们用力的照射着,照射着,终于被暗红的窗帘消灭,化成了王家卫电影中暧昧的红色光晕。

 

春天是无声飘过的一场风。风乍起,别离的笙箫就随之奏响。眨眼间,已是它的尾声。人们的青春岁月也是这般。

 

出生在三月的孩子即将告别自己的十八岁,她想起高考后在校园操场上与好友畅谈未来的那个夜晚了。那天月色很美,草地也很柔软,两双“野心勃勃”的眼睛记下了青春时期里一片渺茫的星光。如今已是阳春二度,曾经的那两个天真浪漫的理想主义者早已偏离的原本的轨道。世界上的分岔路口难以计数,朋友们带着各自的选择,各奔东西,谋一份锦绣前程。  

 

三月里,春天的来去匆匆创造了一个忧郁者。她喜欢独处,一个人在晚风中无人的绿道跑步。隔岸是喧嚣的灯火人间,此岸的这个角落却是寂静的,黑色的河水在陪伴我无声流淌。抬头望去,只有始终挂在头顶的明月,长空万里不见一颗星星的踪影。人们长大以后,开始渐渐习惯孤独、热爱孤独、追求孤独,成为勇敢而固执的独行者。在忧郁者从超级路痴到一流导航仪的路上,懂得了人独自出生,又独自死去,是无人陪伴。

 

忧郁的三月让忧郁者更感忧郁的是身边人更多的忧郁。有的人说他难觅挚友,是根无法畅所欲言的木头;有的人说她敏感脆弱,是块被爱情伤害的玻璃;有的人说她虚伪疲惫,是张困于过度社交的面具……人人都在忙着忧郁,他们无暇给予安慰。

 

说到这,忧郁者大致会被看成无病呻吟的消极分子吧。可并不是这样的,忧郁是一种很真实的心情,也是我最爱的一种生活滋味。它让我看到生命的全貌,从而愈加珍重欢欣的分分秒秒,它让我从苍白变得丰富。永恒的快乐是绝不会存在的,所以,人为什么要逃离忧郁呢?

 

将遇未遇之事是百态千姿的,要能全然接受,忧郁的日子粉墨登场,我同样鼓掌欢迎。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