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曾遇 > 正文

曾遇 /

谷雨将应候,行春犹未迟

作者:曾遇发表时间:2018-04-28浏览次数:

 

清明的后十五日,为谷雨,自雨水后,土膏脉动,今又雨其谷于水也。这便说的是雨生百谷清净明洁的谷雨时节了。学节气歌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本脱胎于农事节律的节气名号动听得有些不相称其本身的内涵,暮春时节的谷雨就给人以无限遐想。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谷雨的时候,下一场雨,仅一场雨,就如一帘幕布,隔开了霜,也隔出了春夏的边界。时间空间上的变化流转都令人感慨非常。你看,古人偏爱每一种细节,总愿意不厌其烦地为他们命名。他们大概也有疑问:雨总是要从天上落下来的,可是你在说的是哪一种呢?所以骤雨也好,细雨也好,倾盆的雨也好都有了自己的名字。

 

在诗歌的四季里,春雨总是莫名的招致喜爱,“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这样稀薄的,轻盈又很带着朦胧的美感的雨才让人敢于有“独惭出谷雨”的勇气与心情,冬雨太冻,收缩的立毛肌不利于外出凭怀这种娱乐方式,红泥小火炉才是合乎情理的选择。而秋雨太愁,夏雨太急,所以春雨就成了诗人的闲情逸致最合适的载体。在春天的雨里,又有着许多种雨在里面。必须承认的是有些雨,只与美好的光景有关。“一汀烟雨杏花寒”,“未成新句,一砚梨花雨”,“蚤是伤春梦雨天”读起来真真令人唇齿生香。

 

两宋的周美成写过一阙鹤冲天梅雨霁:此时情绪此时天,无事小神仙。写的恰是梅雨之季的惬意。我一到梅雨时节就很怕外出,想到烂漫的雨水和潮湿的气氛,关节就隐隐的泛酸。但很有一种心情去凭窗远眺。天色将晚的时候,窝在寝室里的时候看到古时候的时候也有一个叫周邦彦的人同样在家中的院里做无事的小神仙,耳机里恰时的传来程璧的梅雨:‘暮色四起画笔刚落邀你共斟一杯酒,青梅之时话离愁’。刚刚还在为高数作业忧虑的想法一扫而空。这样吧,明天如果有个好天气,我就去看看春夏之交的日子,行春犹未迟呀!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