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诗画有别,诗画一统

作者:郑敬尹发表时间:2018-03-31浏览次数:

 

诗画似乎是有别的,就像孪生双子,谁能说他们无别呢?诗画又似乎是无别的,还是像孪生双子,又有谁见到他们不道句“像甚!”呢。对于诗与画的界限,如何仔细感受和甄别,细细厘清他们之间的界限?其实只是调动各感官的理解力,进入境界罢了。

诗与画除了这些线条、光影、字符、材质、抽象语言,形象图案、颜色、水墨等与生俱来的、一眼就能辨别的物理条件之外,还有不以物理条件为载体的,而是以诗与画所抽象表达的,幻化成的信息为载体的感觉条件。感官先在画前、诗中汲取信息,信息是桥梁,让心灵生灵犀双翼,奔赴远方。

 

诗与画给的信息是一样的吗?若给的信息完全一样,则诗等同于画了;若诗与画给得信息不同,那不同在哪里?到底有怎样的不同呢?诗给出信息的时候是会引导你的,诗它有着自己的既定顺序,不论它是竖行的是横行的还是奇拐八行的,你终究得从第一行进行阅读,若诗的行列错乱,在训诂学发达的古中国,是要被训诂家蜂拥而上去训出原样来的。

诗给的本来就不多,而且还要一行一行地绣口吐出来给你。给一句,吟哦一遍,好,体会到了吧?好,再下一句。可是有没有人读诗是打乱顺序读的呢?可能也有,不尽然。但是打乱顺序读的诗还是原诗作者的诗吗?你不按照提引进入的境界,那还是原诗原样展现的吗?可能不是了的,诗已经因你打乱了,时、地、空间都凌乱重组了。如读《离骚》“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曾被学者考证其实为“哀民生之多艰兮,长太息以掩涕”先涕泗横流还是先感哀民生,小小的顺序之差有大关系,在于作者是要先发乎情,还是再溢于表。

诗句的欣赏仿佛是在欣赏一个婴孩成人的过程,眼见他茁壮,眼见他及冠及笄,你想超越时空到前头去看看少年的未来,则好像不行。而画的欣赏是它一出现在你面前就是成型,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欣赏开始的原点欣赏者来定,只不过,横竖看着都再也添不上一笔了,不像诗句,前一句读到“山穷水尽疑无路”了还不是绝路,不曾想后面已然“柳暗花明又一村”

诗与画都空出来的地方就在你的心里留了一个空白的角落,是谓“留白”。中国诗与中国画都偏爱留白艺术,不似有些西洋画全部用色块填满。此中国哲学之“含蓄隽永”也。这指向诗与画的统一。他们统一在意境,在言外之意,在给予观赏者的强烈审美性和感召性,透过诗与画之外看到的,都包含想象与情感,这想象与情感的美妙绝伦,正是诗与画的统一性。

自古便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将文字语言与形象语言相联系起来,找出情感上的共同性和共通性,学贯艺术门类的古人诚不欺我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