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你尚不知道的星空的另一种构成

作者:曾遇发表时间:2018-05-28浏览次数:

 

想和大家分享一则我读过的童话。写过洋洋洒洒百万小说,三体系列曲的作家刘慈欣在2011年11月28日由太原开往阳泉的火车上完稿了这篇名为《烧火工》的短篇软科幻。

英国人有诗言: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一个写惯了战争,宇宙及人类的科幻作家会想到这样的故事真有一种如这瑰丽星空一般的浪漫。

杂文

 

故事是这样的,地上的每一个人,在天上都有一颗属于他的星星。如果颗星星出了问题,星光照不到那人身上,那人就病了。如果星光长时间暗下去,那人就得了绝症。在世界的极地,极冬的地方,有一位烧火工记录了这世界上每个人对应的星辰,而且他知道任何去修补那些已经暗淡的星星。年轻的萨沙要去救他的姑娘了,萨沙不同常人,他有两颗星星,一颗在天上,一颗是他的姑娘,在他的心上。可是姑娘病了,日渐枯萎。于是萨沙要来极冬之地,你瞧,书上并没有提萨沙来极冬岛会不会遇到风浪,会不会遇到危险,他就这样出现在了极冬岛的海滩上,出现在故事的开头。没有风浪,没有恶龙,仿佛到世界的尽头就用了一步。

岛上是有主人的,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烧火工。我们看到的太阳其实是在海洋里的,它的表面没在被点燃之前是没有任何其他颜色,就像一块黑海绵吸走了所有的光。烧火工的任务就是负责点燃他,让人们看到太阳从海平面升起的景象,让他们看到东方之既白。萨沙和烧火工的故事是属于夜晚的,姑娘的星星暗了,他们要去找到星星的病症呀。找星星的过程说来也容易,用鲸的牙做火箭主体,骨头配硝和硫磺做火药,在上弦月出来的时候把火箭送到月牙上去,通过其末端系上长长的鲸皮绳,那就可以到月牙上去了。洁白的月牙是一艘船,烧火工和主人公划着月亮星河里泛舟。星河里有数不清的星星,有西瓜大的,也有小如苹果的。他们得通过星图才可以找到属于萨沙的姑娘的那颗星星。姑娘的星星是那一片星域里最暗的那一颗,萨沙小心翼翼地捧起来,擦拭她的灰尘。这工作就算完成了,只见姑娘的迅速亮了起来并恢复了闪烁,这是一颗很美丽的星星,六角形,结构对称而精巧,所以不能用杨桃形容她。星星飘回原处,涤荡出栾栾风铃声。而在《小王子》里的那片星空,那个世界里的星星上是可以住人的,自负的人,酒鬼,商人,国王......我想起了夏季的夜晚,流萤、蛙鸣、麦浪里藏着的月光当然还有无限的星空。这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我的世界里的星星也有着如是的魅力,或许不会住人,也或许没有西瓜,苹果,杨桃般的星星,但它一定有着自己独一份的构成与手段

或许描写星空的作品有很多,描写出彩的也不在少数。而我依旧敝帚自珍的十分喜爱这个故事里的这片星空,他属于星空另一种构成。这种星空看似有悖于常理,但它却合乎情理的真实存在着。可以这样去说:平常无奇的生活中,人们眼里的星星并不都一样。对旅行的人来说,星星是向导。对别的人来 说,星星只是些小亮光。对另外一些学者来说,星星就是他们探讨的学问。而唯有在文学作品中,在像我介绍的这个故事中,所有人都会对星空的这种构成笃定无疑。他们与萨沙一同撑着月牙船,撑开一片星河,如水一样的星星在自己的全身四周流过,滑走。而你相信,就这片星河里,一定有着属于你自己的那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