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求知需“痴”

作者:钟明琪发表时间:2018-05-29浏览次数:

 

求知需“痴”

 

 

 

盛大士于《溪山卧游录》中云:"凡人多一分世故即多生一分机智,多一分机智即少却一分高雅,故呆而迁且痴者,其性情于艺最近。"融“痴”于艺,往往会造就高境界——杨丽萍痴心于舞,遂为“孔雀精灵”;陆羽痴心于茶,终成“茶圣”;孔子痴心琴艺,精悟《文王操》;王羲之痴心学书,千古盛赞书圣。

杂文

 

张岱独桡一芥之舟往湖心亭看雪,欧阳修夜闻秋声感悟人生,苏东坡携友夜游承天寺。这类痴人“畸于人侔于天”,悠游自在,于自然景色中寻觅美,此为“痴于自然”;

 

二十七始发奋的苏老泉、追寻人生三境的王国维、“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苦吟诗派,则于“书香云外飘”的学问中,寻觅知识春色,体察人生况味,彼为“痴于求知”。

 

大千世界,常多“痴人”。有人痴于艺,有人痴于自然,有人痴于学问。古往今来无论是艺术创作还是仰观吐曜、俯察含章,抑或是求知问学,莫过一个“痴”字。
   
求知需“痴”,需十分热爱。

 

爱因斯坦有言:“我认为对于一切情况,只有‘热爱’才是最好的老师。”对知识的热爱常会驱使我们坚持学习,一以贯之。

 

求知问学,有人爱到忘我:宋濂求学时,同窗“烨然若神人”,他却“缊袍敝衣处其间”,他自述“略无慕羡意”的原因则为——“以中有足乐者”。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车马多如簇,正因为热爱,他才沥心苦学,于他而言,新知若甘醴,学问甜如蜜。

 

求知问学,有人爱到痴狂:阿基米德醉心解决数学问题,临死仍疾呼“不要弄坏我的圆”;被誉为“宋画第一”的李公麟爱马入骨,常常为了画马,在马厩一呆就是一天;文同极喜画竹,不论春夏秋冬,常年栖于竹林间,总是全神贯注地观察竹子的变化,积年下来,文同画竹已达出神入化的地步,时人赞为“文同画竹,胸已有之。”

 

人们常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做舟”,而我认为应该“学海无涯乐做舟”才是,只有认为求知问学是一件乐己悦己之事,才能积极主动、一以贯之地去学习、去探索、去创新。正所谓“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正因热爱,宋濂才会“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正因热爱,文同才不以奔波为苦,才能画竹有如竹生。

 

思及自我,高三报考时誓报中文系的我,来湖南师大,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的缘分。当时我坚持报名的原因,现在想来,不就是出于对古典文化的热爱吗?进入师大,我在文学海洋中尽情遨游:“心晴成长室”有我青涩的诗文;“文院在线”有我精心编辑的文稿;“微小说征文”有我初次的投稿尝试。想起大一时,因着尝试的心态,我进入院里的微信编辑部门,一步步在求知的路上探索前进,无关综测,无关职位,只是热爱传统文化,热爱“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悠悠古意,热爱“我醉欲眠卿且去”的快意,热爱“你死了,我做和尚去”的侬侬痴语,绵绵情意。

 

爱知扩大了我的眼界,丰富了我的想象力,让我的眼神更加澄澈与轻灵,让我在知识的海洋中更有“凌虚御风”之纵意畅情之感,更有“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之舒爽酣畅之乐。

 

“大凡物之尤者,未尝不留连于心,是知其非忘情者也。”当初我们大多是因为热爱中文而选择的专业,所以在一条自己选择的、喜爱的路上,我们应继续爱知求知,探知研知,培养对文学创作的的兴趣和热爱,终生学文,文润终生。

 

求知需“痴”,需专注执着。

 

王国维用“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比喻古今“成大事业者,大学问者”的“第二境”,用以形容那种锲而不舍,执着追求的精神。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坚持不懈地把心力灌注在热爱的事情上,常会获得成功。

 

王一生苦心孤诣地钻研棋道,一生都在寻找对手,以突破自我为目标,执著于棋技;董仲舒读书三年目不窥园;管宁专注学习与华歆割席分坐;这些都是专注求知的典范。

 

香菱心无旁骛痴心学诗,耳不旁听,目不斜视;杨时程门立雪只为求知。为了求知废寝忘食,漫漫求索,这些又是执着不懈的楷模。

 

心无旁鹜似明镜,无风何处起涟漪。这里的心无旁鹜,指向的是专注,试想,大河分流,势必使冲势减弱,若聚集细流,为溪,为江,为海,则必有“浩浩汤汤,横无迹涯”的壮阔豪迈之景,若无风,则波平浪静,一旦狂风过处,则必“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现代科技发达,爆炸般的海量信息常会勾起我们的好奇心和探索欲,花样世界总会吸引我们将精力放在体验生活上,再加上对未来和前路的迷茫困惑,我们可能对知识学习产生厌倦和排斥,而不专注于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学习。我们是师大学子,肩负着培养建设祖国下一代的神圣使命,因此,我们应自觉培养自己的求知定力,自觉抵抗外界干扰,把全部心力灌注到求学问道上,灌注到教育教学实践当中,为做一个优秀的中文教师打好坚实基础。当然,若再涉猎广泛,必能博闻强识,素养深厚。

 

美学老师曾笑言,如果把他看网络小说的时间用来读书,他可以考两个博士学位。虽然大学的学习需要自由支配,不一定把时间都花在正统文学的学习上,但透过老师的话,也可见,学习需要时间的舍得和付出,所谓厚积薄发,积累经验、储备知识是基础,基石稳固,则屋宇牢靠;知识丰富,“学富五车”,作文才会有通畅流丽,下笔千言、才思泉涌之感。素养深厚,平常好似不显山露水,大智若愚,一旦需要调动知识,撰文写稿,则必能旁征博引,妙笔生花,好似驾轻车而取熟路。“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求知需“痴”,需“心有灵犀”。

 

求知执着勤奋,除了使技艺高超外,往往会生出胸中那一点灵犀。所谓穷艺必精,熟能生巧,“痴心”于知,才能“心有灵犀”。

 

阿基米德苦思冥想如何测量皇冠是否为金子打造而不得,无意间身处浴缸中而恍然悟出浮力定律。王羲之痴迷书法,达到墨染池塘的地步,忽从院中踱步白鹅之步姿形态间,领悟到书法运笔的精髓,遂成书法大家。凯库勒日夜不停地研究有机化合物的结构理论,在梦中灵感乍现,发现了苯的结构简式。

 

可见,专注易生灵感。灵感源于思考,源于体悟,而悟在于“用”。灵活运用思想,将体内的灵性激发,使与灵感相共鸣,生发神色清明之快感。

 

心有灵犀一点通,灵感有如武侠世界中高人灵犀一指,便可打通任督二脉,功力精进。顺着灵感去创造和实践,那便如星火燎原,学问更上一层楼。

 

求知需要“痴心”,更需要“心有灵犀”,既是灵活婉转,知新创新,又是不断思考,不断超越,这样才能使灵感奔涌于笔端,自然生长;才能由点及线及面,反射出知识的璀璨光彩,写出更多的中国好诗词,中国好文章,产生更多的“中国好创造”,实现更多更好的“中国梦”,才终能在“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求知问学道路上,不断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才能让能者变成精者,匠品变成神品。

 

武学强调抱元守一,仰望星空获得目标的指引和激励后,必要辅之以脚踏实地的努力,坚守本心,全神贯注地向前方行进,问学求知者若有点痴意,常会艺必穷极,融会贯通,生出高屋建瓴之感。心无旁骛,执着学问,我们都可以成为精善解牛的庖丁,百步穿杨的养由基。

 

求知需“痴”,“痴”是热爱,“痴”是执着,“痴”是创新。学问就是“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大观园,知识的美好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大一的青葱时光已经过去,大二也即将逝去,“日月窗间过马”,若不愿毕业离开校园的一刹那,因四年间的碌碌无为而悔恨,那么我热切地希望吾辈同侪,“痴”心求知,在知识的花海里“愿君多采撷,知识最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