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作者:陈宇星发表时间:2018-03-28浏览次数:

随笔

我们的一生会遇到8263563人,会打招呼的是39778人,会和3619人熟悉,会和275人亲近,但最终,都会失散在人海。

——《阿狸·永远站》

短促的离合往复交替于不长的人生里,人来人往,有的转身离去,从此山水不相逢,有的留在身边,与你同历夏雨秋风。擦肩而过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今日,你我有幸遇见,便是那几万分之一。在四季进行恒久的自由交替的同时,有的人来过,爱过,错过,若实属有缘坐下喝一杯,此别后,敬你余生无波澜,敬我往后无悲欢。

人生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存于沧海中的一粟,改变不了山川宇宙,却也不愿草草离去。如果在活人的世界里没人记得你,这边的你就会永远消失,我们管这叫‘终极死亡’。”当猪皮哥抱紧帽子消失在回忆里,那句往事不堪回首许是遗憾,或是叹息当吊床下沉时,当酒杯反扣在桌子上时,我明白,你走了。《寻梦环游记》中,印在我心里的不是“寻梦”,而是“孤独”。一如埃克托的那句叹息:“不是这样的,孩子,我们的故事,只能由我们生前认识的那些人来讲,他们的记忆才有用。”有人说:“人这一辈子一共会死三次。第一次是你的心脏停止跳动。那么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你死了;第二次是在葬礼上,认识你的都来祭奠,那么你在社会上的地位就死了;第三次是在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死后,那你就真的死了。如果一定要给人生赋予意义,我们相遇后,那些感情,笑声,哭声,都是真的,可能消逝在风中,但真实存在过,此生悲欢存于你我心中,便是意义。

当一时冲动的哈莱德走上那条被取名为“一个人的朝圣的道路时,或许只是单纯的想做点什么。但后来,想起二十年来分房而居的妻子,想起在儿子生命里一直缺席的自己,曾经辜负的奎妮,他是想挽救,让自己一直低着头过的生活发生改变。故事的开始总是那么猝不及防,最后以花开两岸作为结尾。过往云烟消散,一转身,便已迟暮,年华不再。。他走过627英里,想和奎妮握个手,曾经人海将我们冲散,但如果这一刻我们牵起手,就不是你的故人,而是作为你故事里的人继续存在。对你我永远有时间,只需你一句话,千山万水。你让我坐下陪你聊聊,我便携酒带上一颗曾经的心与你再看一次夕阳,作为故事的结果。

若将这一生遇见的所有亲人,朋友,同事,酒吧里认识的人,旅行时遇见的人,全部集聚于同一个会场。经过“如果你不记得我的名字,请坐下。”“如果你不知道我的绰号,请坐下。”“如果你不知道谁跟我有缘无份,请坐下。”“如果你没见过我哭,请坐下。”“如果我们已经失去了联系,请坐下。”的挑选后,场内站立的可能所剩无几,甚至全部坐下,但这都不是遗憾。

“那你们现在有空吗?”

从前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慢》

如今通讯变得快而简单,却教人们学会了遗忘。

分别是为了往后的相遇,如果遇见,就珍惜;如果爱,就靠近;如果不爱,别伤害。让时间过后,留下美好回忆。

这一生

行在荒野

不吁然

不吟唱

只拾掇行囊

趟过成长

遇过虚妄

忍过恓惶

一如年少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