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味蕾上的雅人深致

作者:肖旖婷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凛冽而至的冬日以迅猛绵密的寒风席卷了整个长沙,站在街头口中哈出的白汽让人看不真切前方的道路。一团团白汽升腾消逝间,肚中空空如也响起的咕噜声牵引着我下车走到站前的手工面馆……

 

拉开推拉门时,门前煮锅煮沸之后冒出的大量水汽铺面而来,就像迎接熟识的老朋友,烟雾环抱之间轻易把冬日所有的风霜都隔绝在门外。老板娘拿着面条和捞勺站在煮锅前准备下面:面条是新擀的,根根细长澄黄,熟练地将面条拿起,带起在案板上防结坨而粘上的面粉,头顶是亮黄的灯光,面粉颗粒细微地飞扬在空气里,在灯光的照耀下,似是迫不及待地要投入已咕咕煮沸的汤锅的怀抱,另一只手拿着捞勺在汤锅中上下翻腾。待到面条软化,便拿着长筷子把它夹到捞勺上进行掸水再送入已调配好汤底的白净瓷碗中。所有的炒料汤码都是现炒的,放在恒温的蒸箱中以防冷却,挑好自己喜欢的汤码,只等一碗热气腾腾的手工面端上饭桌。

青椒的翠绿和裹上酱料的小炒肉静静地依附在细软分明的面条上,下面卧着亮黄煎蛋和爽利生菜的缠绵。青葱和切成条状的白萝卜条的点缀在汤底升腾而起的热气之间流转成明媚却寻常的人间烟火。挑起面条送入口中的饱足感便是这个冬日驱散寒冷的利器,推门而出,依旧是刮着人生疼的寒风,依旧是拥挤疏冷的街道,但胃是饱的,心是暖的,从口腹传至全身的满足感,世俗却最管用。

梁实秋先生在《雅舍谈吃》谈到:“虽然饮食是人之大欲,天下之口有同嗜,但烹调而能达到艺术境界则必须有高度文化做背景。所谓文化高度,包括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充裕的经济状况。在饥不择食的情形之下,谈不到什么食谱。只有在贫富悬殊而社会安定,生活闲适的状态之下,烹饪术才能有特殊发展”。味觉,始终是最能直达心灵的感受。它就像一个吸力极强的磁场,牵引过去与现在,在舌尖回放的情感,入口醇厚而极富回忆。

近日,舅舅喜迁新居,一家人准备摆酒庆贺。最高兴的当属外婆,她操劳了大半辈子,舅舅是她唯一的儿子,如今看到儿子如愿搬入新居,用妈妈的话来说,简直是做梦都会笑出来。我打电话回去道贺,听见外婆在那边说:“宝宝你快回来呀,我包了你最爱吃的饺子哦。”我在这边听得心里痒痒,却又眼泛酸楚。记忆里是外婆围着围裙,在小厨房里,满手面粉,眯着眼睛,擀饺子皮,包饺子的画面。厨房里用的还是炉灶,火苗轻轻的在锅底卷着火舌,小锅里咕咕的泛着热气,外婆就站在桌旁耐心地和馅,调味,用手把饺子捏出好看的形状。每一道菜里都是她吐露而出的爱和经年累月里打磨而过的风霜与经验。

《雅舍谈吃》中,梁实秋先生提到自己在北平落魄时,想起的还是儿时父亲带着去的那些老酒馆,朋友送来的一条地道熏火腿勾起的是年少难忘的记忆。平和中正,温柔蕴藉的语言中,吃的是美味,是回忆,更是一种情怀。《舌尖上的中国》第一部纪录片播出来时,收视大涨,迅速走红。纪录片把如今工业化的中国拍出了田园牧歌式的芬芳,表达了这些东西正在慢慢消逝的淡淡忧伤,让我们惊叹更让外国人惊叹。摄制组深入原生地区,对食物的制作过程进行了平和细致的叙述,每一帧画面牵扯出的是凝结在中国式家庭背后的冷暖人情。每一种食材,每一道美食在笔下、镜头下似乎都成了有灵气的生物,它们用它们最清澈的目光记录下这个家庭的喜乐,背负着传达爱的使命,在与火舌的交舞中完成价值的升华,而我们吞咽入腹之后残留的还是那一抹温情。

世人说,唯有美食不可辜负。我想,那一抹温暖明亮的烟火是我们在人世最不可舍的留恋。在异乡求学,最委屈的时刻,莫过于在食堂味同嚼蜡,不知滋味,便会回忆起在家中,爸爸或外婆掌勺时,我吃的肚皮滚圆的满足。倒不是因为多好吃,而是享受那一撮炒菜时锅炉冒然升起的火焰,以及饭菜上桌时跳跃自得的热气。走在街头,冷风瑟瑟,凉到心底,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死掉了。但很好笑的是,只要坐下来吃一顿好吃的,好像所有的疲累又全都消散了。归结到底,还是心里无可获取的满足感成了精神上最大的负累。  

在这纷扰的尘世,愿美食成为我们最温暖的依靠。而经年的味道,是我们或喜或悲共同的记忆。

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