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作者:蔡亚轩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近来秋阳暖人的天气让人有些恍惚。中午从文院

杂文

大门旁侧的小道而上,总会遇见那棵虬枝年老的枝干在阳光和阴影交措中静默,抬头望,斑斓的叶像甜蜜的糖果。天蓝得无一丝纤尘,静静容纳着秋日的光景。

 

这几天胃口大得吓人,午饭过后,毫无克制,一根玉米和一袋酸奶方可解嘴馋。木兰路的糯玉米近来是我的新宠,“您好,我要一个糯玉米,新鲜一点的,嫩一点的,谢谢!”拿到玉米后,之前刚落肚的食物仿佛一扫而空。

 

装玉米的塑料袋,有淡淡的西瓜味,咬玉米粒时像同时吃到了西瓜。夏日的清甜飘飘乎融在秋冬的诚实里。它也诚实地告诉我,秋冬里怀想夏日,是终究过去了的。

 

三下乡的住宿是我联系的,条件不算太坏。我所住的阿姨家,有一个小院子,倒不是养育种花,只是一块尚且宽敞的空地,也许等到中秋农忙时,会铺满晾晒金灿灿的稻谷,平时就空在那儿。

 

夜晚,院子里格外好乘凉,连洗衣服都变得轻快起来。水龙头下,水声伴着月色,洒落在衣物上,草木清香轻轻柔柔荡在空中。这大概是每天晚上最能给予我平静与慰藉的地方与时刻。时时回想起,那时的场景,那时的我看看月亮,那时的月亮瞧瞧我。

 

后来大家离开了那一座小城,只有我,留在那儿。

 

有一天,我梦到大家又都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我们为何渡船,从何渡船,三四人一只竹筏,三四只竹筏漂流到一个海上有栅栏有学校的地。脚下淌着清蓝透亮的海水,抬眼望去是溶在海里蓊蔚的树林,树林拉得越远越有光芒。

 

我被眼前的一切唬住了,像怀里揣着一只小雀,抑制不住雀跃问阿鱼:“哇,我们为什么要来这儿?我们从哪儿渡船到这儿的?”阿鱼抚着阔腿裤坐在米黄干软的沙滩上,看着我,惊诧了一会儿,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答话。我继续追问:“为什么我对这两天的事毫无印象?”她的眼睛又移向别处,顺着她的视线,我看到了她。她左手搭在支起的左腿上,慵懒的坐姿和平常一样,只是看着我笑。我知道,我不可能理解她笑容的含义,就像我不知道风的脾气。

 

梦境到这里断裂。

 

我还是能闻到玉米上的西瓜味,但是现在已经深秋了。一切都在流变,水杉由青绿转红棕,轻轻一碰,像针脆落。来年再绿,也不再是前一刻眼里的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