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逃离北上广,又往何处去

作者:蔡亚轩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日前,由公众号“新世相”发起的“逃离北上广”活动第二季再次撩动了广大置身于“北上广”青年人的心弦。

 

作为中国综合实力最强的“北上广”三个城市无疑是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逃离。而那些成功逃离了的人,又往何处去?

 

成功出逃的王燕倾尽家产在大理双廊洱海边购置了18间海景客房,做起了客栈老板。在旁人看来她的生活是世外桃源般的令人歆羡:面朝洱海,春暖花开,她迎来送往,谈笑有鸿儒。但因为大理客栈越来越多,竞争愈发激烈,洱海整治力度越来越强,王燕为了维持这样的状态,她每年需要承受30万元的亏损,如今这种生活已无以为继。

 

王艳出逃的结局不是个例,众多活动参与者在成功“逃离北上广后,因为种种原因,又会逃回北上广。

 

诚然,在北上广工作生活的人们享用着众多机会、优势资源和便利条件的背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孤独。一次“逃离显然能引起广泛反响和大规模的讨论甚至是一部分人的实践。燕昭宇认为,“逃离北上广”所要逃离的是大都会生活方式和生活感觉,城市生活带来的心理落差激发出人们的乡愁,以及在不可能永久逃离的实际情况下“短暂逃离”的渴望。但这种“逃离”实际上是无效的,那些活动的实践者,往往会因为无法适应小城市的“熟人社会”和“庸惰性生活”而逃回北上广。正如一位逃离者所说:“我们把曾经奋力卸下的枷锁,又一件件套了回来。”

 

这一场逃离,像一个叛逆少年的意气之举,相较于各种标准都比较主流的大城市,在小城市似乎会更迷茫失措。小城市的慢节奏生活打碎了原有的社会坐标和个人生活秩序,让逃离者们陷入到另外一种失序状态。

 

与“逃离北上广”相应的,大学毕业生留在大城市还是回到小城市的抉择似乎也成了大问题。随着对大城市理解感受的逐渐深入,许多毕业生都选择回到小城市,但小城市复杂的人际关系、不良风气、低收入以及狭窄的发展空间又会激起人们的斗志,回到大城市谋求工作机会。

 

“逃离”纵然是大城市的浪漫母体,但“逃回”这一结局似乎又验证了“逃离北上广”只能是一个伪命题。正如新世相合伙人汪再兴接受采访回应道:“‘逃离北上广’不是鼓励大家离开中国大城市、离开北上广。它的真正目的是让参与者在逃离的过程中,更加清晰地看清楚这一行为的意义。”

 

真正能逃离的人,并不会觉得是在参与一场游戏性质的“逃离”。若仅仅是离开“北上广”这样的空间坐标,离开一个地理位置,那接下来又往何处去?

 

 

  

 

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