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读后感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后感 > 正文

读后感 /

浅谈《狂人日记》文言小序之作用

作者:马思睿发表时间:2018-03-28浏览次数:

 

《狂人日记》,一部在中国现代文学史和中国现代文化史上有着近乎划时代的意义的作品,首次面世就带给世人极大震撼,引发创作白话文作品的潮流,高度概括了中国现代启蒙主义,对当时的每一个新文化运动的参与者和推动者都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奠定中国现代小说创作的基础,并深刻影响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和中国思想史。

但就是这样一篇“狂人”写下的白话日记、用来打响新文化运动的第一炮的小说,一篇“从语言到内容、形式都堪称现代的小说”、鲁迅先生偏偏在要以第三人的口吻加上这样一篇小序,而且是——文言文。乍看之下,这篇小序似乎有颇不合理,但仔细想想,却似乎颇有深意。

文言文的小序,开篇就把我们带入当时那样一个“吃人”的社会。从小序里陈述的事实来看,为狂人作这篇小序的“我”是一个传统的读书人,也是一个旧社会下的“正常人”,所以“我”自然要用文言来为狂人的日记作序。

文言小序的添加还使得小序与后文构成反讽。第一处的反讽是在文言小序中写到的“……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时之病状……今撮录一偏,以供医者研究。狂人救救孩子的呼吁,对这社会的绝望,竟然只是被当作让医生研究精神病的材料,真是何等的讽刺。

第二处是隐晦的,是狂人自己的悲剧,但却更具有讽刺意义:在小序中,“我”与狂人能够正常交流,狂人不仅把他真正的内心独白当作笑话一般“献诸旧友”,还准备“赴某地候补矣”,证明此时的狂人并非一个真正的“狂人”,而只是精神病痊愈后顺从与这个社会的一个“正常人”。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而然的进入到当时的社会秩序下,与我正常交流,还“赴某地候补矣”看来一个发出“救救孩子”这样振聋发聩的呼吁的启蒙斗士,再这样的社会环境下,也只能让那疾病“早愈”而已。

文言与白话,官话与口语,两种完全不同的出现在同一篇文章里形成的对比就如同狂人这样的启蒙斗士与这“吃人”本质的旧社会的格格不入,这样鲜明的对比也预示着文言文为代表的旧社会与白话文为代表的新社会是对立的。

除此之外,文言文序的添加使得整个小说的叙事方式显示出一种复杂性,两重叙述视角构成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构成了紧张、反讽的关系,形成序言与正文间的距离,从而是作品充满张力,使人形成远距离观照和阅读,具有形式上的意义。也创造出一种最能显示出气人生体验的独特文章结构。

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文言正是封建社会和传统文化的的代表性产物,所以文言文序就象征这当时旧的社会文化秩序,作为狂人思想武器的白话文自然也就带上了反对旧社会的色彩。

所由此看来,这样一篇看似不合理的文言小序,实则充满了鲁迅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