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读后感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后感 > 正文

读后感 /

爱情不相信婚姻

作者:邓慧媛发表时间:2018-03-18浏览次数:

 

很久以来,宣称自己是个“不婚主义者”,很多人听到我这样的态度时,脸上的表情是很值得寻味的:先是惊讶,然后带着自认了解的了然,最后带着似乎高人一等的淡笑说“你还小”。的确,天马行空的95后总会有各种各样前卫的想法,大家习惯了用“不成熟”来概括我们不合常理的生活态度。年龄相近的人有时会怀着真心好奇地问一句“为什么呢,是不相信爱情了吗?”这时我才有机会并愿意去解释,我并没有“少年不识愁滋味,遇上层楼”的故作沧桑,爱情在我心里依旧美好而珍贵,我依旧愿意追寻和投入其中,只是,正是因为对它的珍视,我不忍心把它交给婚姻。

 

《结婚十年》一定程度上可以算作作者苏青的自传体小说,书中化名为苏怀青,记录了生活在民国时期的她,怎样从天真的少女嫁做人妇后,在旧家族和旧礼教习俗的束缚和打压下怎样对婚姻丧失了希望,最后找回自己打破束缚冲破常规去勇敢离婚从而自立自强的故事。虽然最后的结局算得上令人欣慰,但整本书的基调其实是令人感到凄凉的,民国时期的环境下,人们思想并没有得到完全的解放,有思想有文化的女大学生嫁入夫家后却必须“遵守妇道”依附于夫家,对爱情的渴望和对自由的追求完全不被理解,看书的过程中我一度觉得压抑的喘不过气儿,对那个时代的社会充满了愤懑,是那种环境让怀青一直处于迷茫而隐隐疼痛的状态,而同为女孩儿,我感受到,真正让怀青疼到失望疼到逼着自己坚强起来的,是那个曾经体贴温柔的徐崇贤。

 

女孩儿们纯洁而又懵懂地开始憧憬爱情的模样大概是相似的,看到书中或电视里的英雄形象,便开始浮想联翩,和大侠山林相逢一见如故;亦或危机时刻超人出现;再不然就是穿着婚纱与王子走在红毯上。怀青那时候尤爱“赵云”,白缎盔甲,背上还插着许多绣花旗,后来与崇贤通起了信,她回忆道“只不过我再写信的时候再不见那个白盔甲,插三角旗的英雄的影子了,代替它的,却是他穿着白衬衫白西装裤子的颀长的身躯”。女孩儿们多半害羞,说不出口的喜欢,可是在她的心里,你已经是比英雄还要耀眼的存在。后来,你们有了婚约,她犹豫,因为心中依旧有对知识的渴求和对旧习俗的恐惧,但她还是嫁了,因为她心中的“贤”那么温柔体贴,他对她好就够了。

 

可惜的是,纵使怀青那般知书达理,机灵通透,年龄尚青的她也没能看清,爱情从来就和婚姻不是一件事,也许她曾隐隐的担心过,但女孩儿对爱人独有的信任与依赖让她还是选择了放手一搏。后来的崇贤,渐渐不再对她牵肠挂肚,不再平等的与她交流,甚至与其他女子暧昧不清,最后由相敬如宾到相敬如冰甚至相敬如兵。如若说崇贤是因为环境的同化不可控的变成那样的,不如说是婚姻让爱情变得面目全非。中国人自古以来的家庭意识是无法把婚姻与两个家庭划分开的,一切具有仪式感的形式都是当下时代的产物,婚姻这个极具仪式感的形式又怎么轻易地由我们随意轻视?

 

我们追求爱情的初衷,从来都不是为了跟随时代的脚步。爱情,是我们所具有的最美好而又奇妙的情感。你不知它何时而起,却已经一往情深,正如你无法决定它将你引向谁又会带离谁。我们与怀青一样,曾幻想与那些完美的故事男主人公幸福甜美的生活,也与怀青一样,后来遇到了离完美主人公差的远的人,他也不一定能一直让我们幸福甜美的生活,可我们就如怀青那般,再也想不起曾经幻想的英雄。这是爱情,每一丝情感都是由心出发的,是怀青吃醋时的娇嗔;是崇贤轻轻唤的一声“青妹”。婚姻不是,婚姻是怀青生女儿时周围人的冷嘲热讽;是崇贤逐渐对家庭的厌烦;是怀青孤独一人时的眼泪。

 

爱情那么珍贵,是我们认真地长大后悄然出现的情感,是我们经过小心翼翼和放手一搏、羞涩与大胆、放手与珍惜后好不容易获得的珍宝,怎样舍得把它交给与它那么格格不入的婚姻呢?

 

别再为难爱情了,它,不相信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