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读后感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后感 > 正文

读后感 /

萤火星空与月

作者:曾超发表时间:2017-11-25浏览次数: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上小学的时候在课本上看到这首诗,虽然还不知道具体说了什么,但是看到”流萤,牵牛织女”这几个字,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幅画面:天上的满星银河倒映在地上的一条河水,夹岸树影,萤火飞舞,点缀其中。而如绸星空,如星萤火,是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乡村度过,记得那时候,萤火与星空,最美在盛夏。夏天是孩子们的天堂,一扫梅雨时节的阴雨绵绵,我们暂别繁重的学业,跳入仲夏的狂想音乐会,即使骄阳似火也挡不住玩闹嬉戏,探山寻野的热情。

 

玩到天黑,回家吃完饭后,聚集在村口的池塘,拿一个小脸盆,伴着田野里的蛙声,在星辉与月光的交映下,夜晚也热闹通明。我们等待池塘里的田螺出来”活动”——贴到石头砌的池塘壁上,然后轻轻用手贴在池壁上一捞,宛如在沙堆抓一大把沙子,每人一抓,轻松地装满整个小脸盆,而这又是一美味佳肴。这时,有萤火虫落在小溪边,一闪一闪的微光,牵引着孩子们的目光,一个孩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透明可乐瓶,一时岸边人影蹿动,笑声洋溢,双手轻合,小心翼翼地将抓住的萤火虫放入可乐瓶里,一时寂静无声,等待流萤落在岸边草丛。到最后,一满瓶的萤火虫,像一个小灯笼。微弱的亮光打在每个人潮红的小脸庞,殊不知等待它们的是无知的玩乐以后燃尽生命的光辉。  

 

玩累了,就到谁的家里,把满载而归的小脸盆放谁家,等待里面的田螺吐尽泥尘,又在谁家的楼顶,傍晚时就用深井里打上来的凉水冲洗掉夏日的燥热,铺上软软的棉被与凉凉的席子,一群人躺下,卧仰夜空,有微风拂过,褪去一天的疲惫与暑热,对着星空与与月产生无尽的遐想:偶尔划过的流星,像个勺子的北斗七星,隔着银河相望的牛郎星与织女星,还有住着嫦娥的月亮,在靛蓝的天空里,宛若镶嵌在锦锻上的无数宝石,无比的璀璨,无比的耀眼,其中最亮的一颗名叫月亮。而那时候我对月亮却感到好奇和害怕,因为大人们都说,不可以用手指指着月亮,不然月亮公公就会下割你的耳朵,我半信半疑,终于鼓起勇气指了月亮,晚上却害怕得睡不着觉,即使后来知道这是大人们说的骗话,可还是怕月亮公公哪一天就下来割掉我的耳朵。

 

快乐无忧的时光易逝,童年悄悄地飞走,我来到城市里读书求学,知道了”扑流萤”的那首古诗描写的是秋光,不是我当时脑海里浮现的盛夏,可是不管在城市里的哪一季,走路低头,从未再相遇过牵引着心动的微光,在匆匆忙忙的日子里,抬一抬头,见不到满天的繁星,只得几个零落的星子,与半轮高高的孤月。望着夜空中只剩这伴着我的半轮月,一种无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城市的灯火艳丽,产业繁华,遮盖了原本属于天空的纯美,而生活面前迤逦多彩,心中艰辛不堪,我只能怀念叹息再也回不到的过去。

 

奶奶曾经教我唱一首歌:”月亮走,我也走,我和月亮是朋友”,古人有”千里共婵娟”,不管现在也好,过去也罢,千载光阴,万里路遥,萤火易逝,繁星流离,也唯有一轮明月,高悬夜空,照映人间的悲欢离合,也唯有一轮明月,照亮夜晚前行的路,也只剩一轮明月,陪伴我度过轮回的四季。只是怀念:夜卧楼顶星与月,蛙声片片流萤舞,消得暑天凉风习习,无忧乐。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