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 > 正文

活动 /

漫谈天之“椒”子

作者:张莹莹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活动

在湖南求学半年,对当地的了解其实还并不太深入,跟湖南本地的同学接触也不是太多。不知道接下来的“胡诌”是否合宜,若湖南的同学,就当是内行看门道,其他人就当是外行看热闹了吧。

 

最近读了本书,名叫《辣椒湖南》。近来看书,喜欢琢磨书衣。我对此书的封面设计的印象尤其深刻。书的左上角是一朵由数根辣椒堆叠而成的火红的花朵,右下角则是半根横躺着的朝天椒(如果没有认错的话)。这根辣椒不平常,因它只有一半。前一半的朝天椒上印有火红的“辣椒”二字,剩余一半本该是辣椒的版面,赫然摆放了“湖南”二字,其余则是留白。我想,封面设计者在排版上,令辣椒与湖南各占半边天,这足以表明辣椒在湖南人民心中所占据的位置,也足以烘托出此书的主旨。书是20034月,在师大出版社印刷的,年份较久了,书页微微泛黄。然而书中的内容,对于我这个外省的人而言,仍旧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匆匆读完,想着写点什么。

 

提及湖南,一个“辣”字足以。假期回家,亲戚问,在哪儿读大学。我答,湖南。随之,则是一阵惊叹之声,然而并不是因为我的学校,而是因为湖南,更确切地说,是因为湖南人嗜辣成性。

 

“那里的人特别能吃辣,不吃辣简直不能活!”

 

我笑笑,应和着说,还好。

 

在民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四川人不怕辣,贵州人辣不怕,湖南人怕不辣。”作为重庆人,应该属于第一类。所以,我吃辣的功底还行。但到了湖南,发现重庆的辣与湖南的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偶然有跟同班老乡聊到吃辣,则话题易抛而难收。参考书中意见和亲身经历,陈述如下。

 

重庆的辣,属川辣。其显著特征为麻辣,在辣中佐以花椒,麻木人的味觉,同时还加以其它香料,如孜然,大料等,丰富味蕾的享受。各种香料相辅相成,香味别致,却相对而言削减了辣的刺激程度。而湖南的辣则为鲜辣,辣得自然、通透、本色、果敢而酣畅淋漓。就像你去饭店点菜,点了一盘生辣椒吃毕。辣中少于参杂任何其它的辅料,就仅是辣而已,则无其他。川辣就像是一位多情的情郎,除辣椒一位正室,还拥有众多的情人,因而川辣丰富而热烈。而湘辣则像一位含而不露的谦谦君子,只对辣椒一人情有独钟,矢志不渝。也不知这样比喻是否恰当。

 

在此书中还有关于其他地方吃辣的介绍。如,黔辣多酸辣,和该省人们喜爱将菜蔬包括鱼肉等腌制的习惯如出一辙,辣椒通常被泡制成酸菜,辣椒素损失大半,辣味随之降低。云南一带多为糊辣,人们喜欢将辣椒用油炸焦炸糊后食用,辣味大大损耗。陕西人则喜欢咸辣,辣咸并重,辣味则被咸味儿掩盖大半。以上几种辣,我均尚且无缘尝试,不知是否真如书中所言。

 

曾身居山城,还以为只有我们川渝才嗜辣。读毕此书,才明了自己眼界太浅薄。根据资料记载,推测辣椒的引进,当是在明末。而大量的传入,大约是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大开海禁之后了。然我不明白,为何早在战国时期,屈原的《楚辞》里就各种关于“椒”的记载,如“申椒”、“椒酒”等。查毕资料,方知此“椒”乃花椒,而非辣椒。是否可以这样假设,楚地也即当今湖南大部,早在几千年前,就早已恭候第二位“椒人”多时了。可历史不容假设。  

 

在湖南省内,不同的地方,吃辣的程度也不同。在西部大部,吃辣的程度最高,长沙以及洞庭湖周边的地方程度最低,而偏南的大部分则居其中。所幸我所在的地区,是其嗜辣程度最低的地区。然而食堂中与辣椒偶然的邂逅,也足以让我辣个痛快了。

 

不得不想到毛泽东的著名论断:“不吃辣椒不革命!”,到我这儿是不是应该“不吃辣椒不读书”了。犹记得来长沙第一次吃臭豆腐,辣得眼泪直流,确实痛快。第一次尝试后,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再试试,既忐忑,又想念那种味道。而后,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在天南海北卖臭豆腐的大哥哥了。从此,很少再在街头买臭豆腐,偶吃一次,却再也不如曾经的味道了。在食堂点菜时,阿姨会问,要辣椒吗?我说,好。有时正好想刺激一下自己的味蕾,也刺激一下自己麻木的神经。

 

在出版界,曾经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湖南人能吃辣椒会出书。这句话是湖南省新闻出版局集体智慧的结晶,甚具煽动性和冲击力。我想,在湖南,能吃辣已经逐渐融入我的生活,不以为常了,况还有川辣的底子在那儿。至于出书,恐怕还得多吃点辣椒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