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 > 正文

活动 /

流逝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初心

作者:王江凤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流逝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初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句耳熟能详的话被这位叫做刘启后的73岁的老人诠释的淋漓尽致。30多年跟踪考察隆回花瑶这个古老的瑶族部落,300多次深入偏远的瑶寨考察。他用一生的漫漫时光向我们、向世界介绍了花瑶这个美丽的民族,展示了花瑶独特的民族文化,促进着民间文化的传承。

 

时至今日,我仍深刻的记得老人在给我们做讲座时的场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坐在讲台上,用真挚谦虚的语气讲述着自己30多年在花瑶的所见所闻所感。他用最朴素的言语,最简单的照片带领我们探寻花瑶这个古老美丽的部落的乡土文明,带给了我们一场文化的盛典。讲座结束时,我们与老人合影留念之后,老人慈祥的笑着,用诚恳的语气一再嘱咐我们以后一定要多关注乡土文明,传承民间文化。那种语气,仿佛是在拜托好友帮自己照顾孩子般认真、恳切。是啊,民间文化对老人来说,就是最亲切最喜爱的孩子,老人用其一生,在挖掘、记录、抢救、保护、研究与传播着民间文化,只是那份简单的热爱,那份不忘的初心。

 

为了心中热爱的传统文化,为了珍贵的民间文化得以传承,老后先生毅然提前十年退休. 从此一门心思沉在民间这浩渺的文化海洋里。宛如一位独行侠, 长年游走在偏远、闭塞、贫穷、落后的乡野村寨, 做着艰难的文化考察,常常独个翻山越岭,走村串寨,每每日行数十里。黑了,随意找一户人家,在草房将就一晚;饿了,顺便啃个野菜当一餐。甚至有时,一两根生红薯也能撑一天。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遭狗咬、被蛇追、惹伤痛、遇歹徒,日晒、雨淋、风刮、霜打、冰冻,冒着弄丢生命的危险……古稀之年,他仍每月靠着几百元的退休金跑遍湖南省内的百余个县市及周边相邻省市。2014年,70岁高龄的刘启后又一如既往地深入瑶山,从事梅山文化的资料收集和整理,他和老伴在山顶破庙一住就是四个多月,过着“野人”般的生活。两个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单纯的想法:研究乡土文化,传承民间文化。有时为了拍到精湛绝伦的花瑶挑花,老后先生一家一户苦苦哀求每一个新娘子拿出自己的宝箱;为了拍到花瑶独特的婚礼习俗,他要连着赶几个月的路,不停的打听哪里有人结婚;为了探寻花瑶这支鲜为人知且仅六千多人口的瑶族分支,37年来先后300多次自费去瑶山采风(其中就有九个春节是在雪冰皑皑的瑶寨度过的)……

 

谁都不曾在意,谁也没有委托。没有理解、没有支持,更没有任何资金帮助,就靠老俩口当年每月三四十元工资----如今每月也就千把块钱的退休金,苦苦地坚持,倾其心志, 几十年就做一件事——为挖掘、记录、抢救、保护和传播民间文化自觉地默默奉献心力. 用自己的镜头和笔, 用自己的全部热情记录下了民间许许多多弥足珍贵却濒临消亡的传统文化事象,为历史留下一大批鲜活真实的文化身影;一晃便是三十多年, 永远都在行走中, 且只有付出, 莫言回报……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所有的付出都有了回报。在老后先生和老伴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湖南省隆回县的花瑶挑花、呜哇山歌、滩头年画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采访了100多位梅山法师及数十位深谙各种梅山巫术的老人后,完整的拍摄到濒临消失的法事和秘不外传且十分神奇的梅山72手诀 (法师与神灵无声的对话);正在迄今已收集记录整理呜哇山歌3000多首,寻访梅山巫傩文化中的法师180多位,收集手抄经书1000余件。率领花瑶民众深入当地无人涉足的大峡谷探险,并率先考察旺溪小峡谷的瀑布群; 探秘瑶寨及周边的奇异巨石和大托奇石迷宫,发现和推介瑶山摩天石瀑这一被誉为国内旅游资源中最大的石壁奇观。此外,他还在收集资料的同时,采访了3000多个高龄老人,为每个人拍照并建立档案,已经六次在全国各地举办影展,冯骥才感叹“这些脸上藏着一部中国农民史” 他采访考察过的传统民俗多达上百种,有梅山文化、滩头土法造纸、横板桥民间木偶、湘中民间葬俗、邵阳布袋戏、宝庆翻簧竹艺、邵阳羽毛画、武冈楹联古村落等。

 

老后先生有计划地搜集花瑶挑花,三十多年累计拍摄到了1500多种传统挑花图样, 并协助当地政府为花瑶挑花成功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连续二十多年搜集瑶山独具风韵的鸣哇山歌、花瑶情歌2000多首,为鸣哇山歌成功进入国家级非遗名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第一个为花瑶出版专著《神秘的花瑶》,并在国内外大刊物上发表组稿多达700 余个专版,且已编写完《花瑶女儿箱》一书, 为传承和弘扬花瑶挑花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老后先生用自己的智慧和生命, 配合当地政府托起了花瑶这支被史料遗忘的古老民族宗支, ,以自已的智慧和热情挖掘花瑶独具特色的传统文化并倾情宣传推介,有效地促进了瑶山经济的发展,从而极大地提高了花瑶朋友的民族自信心。且将神秘的花瑶文化洒遍全中国, 推向港澳台, 携进联合国, 介绍给世界人们。

 

近年来,老后先生先后应邀到北京、山西、南昌、宁波、长沙、广东、广西、贵州、等地举办《神秘的花瑶》、《生命.生活.重阳》《我的父亲母亲》等民俗专题展。不断应邀到清华大学、中央民族大学、武汉大学、湖南大学、中南大学等高校及社团做题为《璀璨的乡土文明》的文化讲座, 已达50多场。现在,刘启后透露,最近他正在编写《诡秘的梅山文化》一书。“编这本书的任务很重,这么多资料,我要细细读、慢慢看,不懂的字也要查阅相关资料。必须‘耐得烦’。这本书是冯骥才先生亲自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要好好完成它。”先生说:“我的手头还有大量宝贵资料亟须整理出来。现在我的年纪也大了,得抓紧时间去做这些事。万一哪天我不在了,也许它们就真的永远消失了。”老后先生就是这样,凭借一双腿和一架过时的老式相机,与时间赛跑,把那些珍贵的民间文化一点一点的抢回来的。也正是因为老后先生几十年如一日的努力,我们才有机会看到这么珍贵、精彩绝伦的民族文化,才使这些瑰宝得以传承下去,而不至遗失在历史的荒涯中。

 

“万一哪天我不在了,也许它们就真的永远消失了。”老后先生用一生的漫漫时光潜心于民间文化的传承,尽心于心中最初的那份追求与热爱。他不仅仅是用镜头记录民俗,更是用生命在传承文明。先生是伟大的,他不仅让我们看到了璀璨的中华民间文化,让我们看到了不忘初心的力量,更让我们深刻的明白了文化传承的重要性,让我们看到了我们所肩负的使命和责任。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民族文化,更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独特标识。传承民间文化就是延续我们的血脉,坚守民间文化就是守护我们的精神家园。振兴民间文化,关系中华文化根脉,功在当下,利在千秋。文化是需要保护的,更是我们需要传承的。被风吹化的石头至少还有沙的足迹,干涸的河水经历大雨的洗礼将饱含生命之水,枯萎的花朵留下的种子又将盛开下一个春天。岁月带走了什么,又留下什么。民间文化同样也会在岁月中再次绽放新的生命活力。而我们将把这民间文化一直传下去,让先辈的英灵自豪的感慨:岁月故消逝,文化驻我心。

 

正如老后先生叮嘱我们的一样:我们作为新一代青年,作为当代的大学生,祖国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我们务必要努力促进民间文化、传统文化的传承。那是一个老人的殷切希望,是一个用一生在追求最初所想的老人的心愿。

 

流逝的是岁月,不忘的是初心。不忘初心,方的始终。“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让我们时刻谨记心中的热爱与追求,肩负的责任与使命,并为此而坚持不懈的努力拼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