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梦境

作者:刘嘉文发表时间:2018-04-30浏览次数:

 

梦境

新闻与传播学院

刘嘉文

绿色的光晕一圈一圈是高度近视眼镜反射出来的

它静静地置于桌面,腿架的角度一丝不苟,像个艺术品。

林见晚醒来的时候已近傍晚时分,显然午休睡过了一阵胸闷压在心头。嘴角撇了一下。像若有若无的笑。

下床洗把脸,把毛巾往杆上晒,杆晃着变成了两根,又变回了一根。

还没睡醒啊。

宿舍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按照常理,应该是都在的。

 

林见晚也记不清是不是要上晚课了,反正脚步都迈出门了。

天色阴沉,可能会下雨吧。小道两边的树枝重重叠叠,整个望过去,像张牙舞爪的怪物,一路排过去。护栏低矮,怪物真要动起来,想拦住它们根本没戏。

晚课浑浑噩噩的,周围景象模糊。

再回到寝室已经九点多了,林见晚坐在桌子前网上冲浪。刷新着消息时,突然感觉一团黑影笼罩在上方。林见晚掉头,室友离她很近,不过没有搭理她的迹象。林见晚甩甩头,想多了。就这样坐到了十一点多,翻开书,突击学习。眼睛酸胀得很,眼泪在打转。不了,还是洗漱睡觉吧。终于折腾完,后颈上方的头发有些湿漉漉的,每天都是这样洗澡必定会湿掉。好像嘴角有若有若无的弧线。手机界面不断在切换,林见晚现在看到的东西,也许下一秒就忘得干净。

闹钟定了早上八点四十五,正好是翘掉第一节课的时间。

室友在跟她说话,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接话,内容都被记忆删掉了。她发现之前都在做梦,梦境虚幻得人脸都没刻画清楚。星期四哪有什么晚课,她压根就没出门,不过星期五早上的确是有第一节课的。原来潜意识里,是想翘课的啊。林见晚一向很乖巧,不做过分和出格的事情,安安稳稳长大。看来平时心里事情积压太多了,需要宣泄爆发的出口。室友对她说。林见晚不置可否,生活看似是平平常常的呢,没有风浪和涟漪啊,能积压什么。室友有些凶,面对她并无要害的反驳。

她笑嘻嘻推室友,安啦安啦,去睡觉吧。她爬上床铺,后背枕着抱枕,踏实的,手机页面刷新,有一种看过的感觉,仔细看内容,又全然没有印象。午休休得太久,自己也摸不准几个小时,此刻完全没有睡意。不如明天早上真的翘课好了,索性两节机房课都翘了,那就是十点以前到教室就行。

林见晚插上耳机打开了《unnatural》,室友们都睡了,整栋宿舍大楼灯也都熄了。只有手机屏幕在黑暗中发出幽深的光。悬疑破案的日剧看得人脊背发凉。林见晚踏实的抱枕好像在黑夜中经历支解过程,变薄、变透。

林见晚差点以为自己被人害死了,闹钟八点四十五响起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没有死,愤怒的指纹按在home键上关掉闹铃。

九点五十六分了啊本来想翘一节课改成两节现在连教室的课都赶不上了连摩的司机都无法带她准时飙到学院林见晚慌慌张张收拾书包穿鞋子,那个垃圾下回再扔待会就得在逻辑学老师的注目礼下进教室,光想想就是一盆从天而降的凉水

林见晚突然一吓,睁开眼,手在床板上一阵乱摸,打开手机,九点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