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小姨多鹤》的中日第三代

作者:郑敬尹发表时间:2018-04-30浏览次数:

 

 

张家畸形家庭结构的第三代长大了,懂事了,也因此给他们带来了认知障碍。

大女儿考上空军飞行学校,十分光宗耀祖,我初读还以为这是不幸家庭走上坡路的开始,但其实是家中第三代的悲剧的预兆。但她由于心中对于自己原生家庭的羞愧而对军校撒谎,掩盖她的日本血液,至少在战争刚刚结束的中国,冷战时代的中日关系复杂,也许那时候日本血液在中国还是可耻的,军校更难以接受吧?他们也不容许撒谎。大女儿春美的谎言败露居然是从她梦

话的日本字开始的,书中的对比又隐约地体现了,初去军校,多鹤狂喜,得意生母给女儿最棒的身体和最棒的眼睛,光宗耀祖的事情变成奇耻大辱,一切被查清楚后,她被军校开除,以至于她宁愿躲在东北老家也,也没脸回来面对“江东父老”。我没读懂还是书中没有交代,究竟多鹤知不知道春美身上发生了什么,知不知道她赐予了什么又亏欠了什么。

发生在大女儿身上的认知障碍是个悖论,日本母亲多鹤给了她健康出众的身体是她考上军校的条件,仍是日本母亲多鹤的血液,成为她无缘无故失败的绊脚石。但是女孩的心还是充满爱的啊,也许是同性更能理解同性或者更爱母系,她没有什么怪罪日本母亲多鹤的地方,从此隐居东北老家,在那儿与一个二婚的男人成家,从此走入平淡的生活。

大儿子就没有那么友善了,当他发现自己因为日本人的体态特征,多毛,肤白美貌而被同学耻笑的时候,正处青春叛逆期的他受不了,把自己的体毛刮了,从外态与日本这个截然不同且不受中国人待见的血统脱离关系。而且正处於上山下乡的青年革命历史时期,他一头投身入并不真正属于他们的政治运动中,又在父亲入狱,家庭没有顶梁柱的时候离家出走,剩女人和小孩相依为命。他一生都被自己的日本血缘左右,不能很好地把握自己的命运,被外界对自己的评价推着走,而不是做一个独立的人。大女儿不能独立是有着时代的性别因素,再者说了她曾经为此付出努力过的,而大儿子,他的摆脱之路歪了,而且不太有骨气,当他认为原生家庭带给他的不是好处而是外界的羞辱之时,就毫不犹豫地连亲人家庭都抛弃。一个明显的对比就是,当他在外面混不下去的时候,家庭的女性还是接纳了他,先是妈妈小环动用自己人脉关系为他找了份体育老师的工作,后是中日关系回暖,向朋友炫耀他的日本妈妈,最终离开中国母亲,去日本了。

名为铁的小儿子,同小环的关系最迷离,最开始他是同小环关系最僵的一个,到最后他却是最无声体贴小环的一个,他也是唯一一个主动不离开小环的一个。小环和小时候的铁的矛盾是小黑挑起的,那时的矛盾点小黑成了小环晚年的陪伴。铁曾因小环将他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孩的朋友——小狗小黑从楼上甩下而怀恨在心,很久都不与小环讲话,直到铁从上山下乡回来才重新与小环讲话。当年他真的那样恨她,以至于完全扑进小姨多鹤的怀抱,只跟小姨讲话让小姨代他跟小环交流,而最后铁是唯一一个离得小环很近的亲人。

他们那样有缘可能是因为小环是真正懂他的人。因为沉默寡言和倔脾气,懂他的人不多,提拔他摔跤的军官算一个;与他有奇妙语言的生母多鹤算一个;那尽心尽力的养母小环绝对是一个。她理解他的性格,铁的性格倔强类似于自闭症的偏执,十问九不答的性格,但小环总能在他嘴中套出话来,因为她了如指掌,她知道怎么同这个偏执的孩子对话。当她要套出孩子在哪里演出的话,她不是焦急渴望地发问,而是老练地掌握他的心理,她呛他,“你肯定不上台演,有什么好看的。”这反而激将他的话出来:“演,在XXX”这个多才多艺的却极具个性的孩子在舞台上拉二胡表演的时候硬是要背对观众,无人能说服他,却被母亲小环拿捏地服服帖帖。

铁不仅维护母亲小环,与母亲冰释前嫌,也十分维护小姨多鹤,当小姨遭别人侮辱的时候,他不吭一声地用拳头教训你,有一次大儿子钢企图侮辱小姨多鹤(乱伦)被二孩血气方刚地打趴下。

铁是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坚毅的,可爱的男孩子。所以也许每个有着自闭式的偏执的孩子都是块璞玉,他们的心里比谁都想得清楚,他们早已知道。

中国母亲小环,亲手将她的家人一个一个地送离自己的身旁,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到最后都要离开母亲远走四方。多鹤作为日本人走了,小环为了弥补大女儿的凄惨,帮她一家都送去日本了,二孩去日本治病了,大儿子吵着去日本,小环也筹钱让他通过多鹤的关系去了。

这个怪异又充满磨难的家庭最终是这样的走向。母亲小环与家养狗小黑,一人一狗,双双成为空巢老人,双重的老态悲凉从他们位于楼层尾处尽头的小房子中生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