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纯雌时代

作者:陈璐发表时间:2018-05-28浏览次数:

 

2015年10月24日,国际基因组学大会上,澳大利亚科学家詹妮弗教授预言,人类Y染色体在450万年后彻底消失。事实上,在1600多万年前,X和Y染色体拥有共同的来源,各自拥1669个基因。而现在的Y染色体已缩短三分之二。

危机最初的征兆是印度和中国两个重男轻女的人口国家女婴的比例开始大幅上升。最初人认为这是政府的政策起了作用,但当女婴比例开始超过男婴,并在几年内呈现压倒优势时,人们意识到这可能是场灾难。同样的情况在全球蔓延,一时间阴谋论甚嚣尘上。直到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权威报告:由于未知的原因,人类Y染色体在十到十五年前开始加速缩短,并越来越快,以致现在它基本已丧失活性。这使得含有失活Y染色体的精子失去生存能力,所有卵子只能与含X染色体的精子结合导致新生儿性别比例极度失调。

如果这是世界未日,那它比其他任何方式都要来得温和。没有预想中的大动乱,人们显然对死后绝嗣的承受能力远高于自己身死非命。科学家们甚至有闲情提出理论来解释Y染色体的加速崩溃。其中最令人信服的理论Y染色体是一种物种消亡时钟,它对太阳辐射敏感,为物种的生存时间设置了上限,以防止某种生物一家独,保证了生物圈的活力。而人类电子设备的广泛使用极大地加速了时钟,来自手边的电子设备辐射以万倍于太阳的速度将人类的时钟推到了顶格。但已经没有时间来验证这个理论了。一道简单的、关乎人类命运的算术题摆在人类面前:-现在全球已不再有男婴出生,以后也不会有。如果世界上最后一个男性死亡时,人类还迟迟没有找到延续种族的方法,人类文明就将和那个男人一起走向天堂。人类大概还有70年的时为了解决共同的危机,人类建立了联合政府。经过全球科学家与政客的联合决策,制定出两个方案:重塑男性Y染色体的亚当计划和实现女性孤雌生殖的夏娃计划。逐二兔不得一兔。在一系列的科学与政治评估后,合政府决定先全力执行夏娃计划,待其成功后再着手亚当计划。其实夏娃计划提出时只是作为过渡方案,它的具体内容是:诱导女性次级卵母细胞分裂,产生卵细胞和第二极体,通过基因激活使第二极体表达出精子细胞表面的糖蛋白,将其伪装成精子,与自体卵细胞受精”,实现生育。这是一种比兄妹相交还要强烈的近亲繁殖,它不仅会使遗传病发病率大幅提高,更恐怖的是会冻结基因型多样性,使每个后代几乎都是母体的复制品。而要想使人类健康发展,恢复基因型多样性,最终还是要靠亚当计划。但是因为亚当计划未知性过大,毕竟Y染色体的消失原还不明,盲目地重塑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联合政府才决定全力执行夏娃计划。毕竟这道选择题,人类不能错。或许联合政府是对的。在相对简单的夏娃计划成功2年后,世界上最后一个男性死亡。从此人类社会进入了完全由女性组的时代,历史学家称之为“纯雌时代”。

人类灭绝的危机暂时解除了,各国人民不再愿意放弃自由与自主,屈从于集权的联合政府指挥。经过几轮大国博弈,联合政府宣告解体。在几十年内,人们建立起一套属于女性的完整的社会体系。所有工作都能由女性胜任;女性前所未有地全面掌控国家;婚姻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政府扮演父亲干预家庭生活的新模式;甚至开发出一系列功能各异的自慰机器,完美地解决女性的生理需求然而与规划不同的是,各国均不愿在亚当计划上投入过多精力。各国为在危机后的新世界划定势力争得不可开交,贸易壁垒、经济制裁、军事行动甚至核武器竞赛,无所不用其极,俨然是新的殖民争霸。相对简单的夏娃计划倾尽全球之力都研究了七十余年,谁知道亚当计划是个什么样的无底洞?在现实的利益与挑战面前,谁愿意斥巨资去为人类的缥缈未来投资呢?美国国务卿卡特琳娜的一句话代表了大多数国家的想法。

本国的社会稳定与国家安全始终是仅次于人类共同危机的第二要务。而事实上“第二要务”早已占据了政府的几乎全部工作。在进入纯雌时代两百余年后,人们终于发现了问题社会发展停滞了。最初人们认为是军备竞赛拖住了发展创新的步伐,但当艺术领域也变成一潭死水时,人们才渐渐意识到停滞背后的问题。每一代人都是上一代人的复制品,思想性格、思方式如初一辙。复制品们绞尽脑汁,也不过是在重复上一代复制品的思想。而他们一切思想的来源,自然生育的最后一代人的思想,已经在两百年的发展中用尽了。莎士比亚无论轮回多少世,都写不出普希金的诗句。无限的生命换来的只是江郎才尽的莎士比亚。人们终于想起了亚当计划。

然而,大多数国家的决策层拒绝亚当计划。世界已远离男性快三百年了,女性们已经建立了她们新秩序,世界只属于她们和她们的复制品。完全与男性隔绝三百年女性们,对待如远古传说般陌生的男性,已如对待外星人一般。停滞固然危险,可是遭受男性的侵略更危险。白人最初是从非洲走出去的,但当他们几十万年后回到这片土地时,迎接他们火枪的,是长矛。

少数几个执行亚当计划的国家被宣布为“男权法西斯主义”,遭受了世界联军的疯狂袭击。在喜马拉雅山麓的掩蔽所,当子弹射入最后一个尚未成形的男婴的心脏时,一切已经注定了。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世界永远在变,而人类却停滞不前。不能适应环境的人类社会开始渐渐衰退,终于在气候变化与能源枯竭的双重打击下,最后一个人类女孩倒在了暴风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