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园遗爱-湖南师范大学-青年文学网
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南园遗爱

作者:胡运鑫发表时间:2018-05-29浏览次数:

 

南园遗爱

 

(本故事基于历史事实改编。)

 

地节四年,七月。

小说

 

 

宫廷里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皇城里人人自危。

 

 

【张彭祖】

 

而眼前这位下令诛杀霍氏一族的皇帝却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望着一幅画出神,神情寂寥,疲态尽显。

 

张彭祖在心里叹息一声,才轻轻唤道:“皇上。”

 

帝王显然沉湎于往事,没有听到这一声轻唤。于是张彭祖稍微提高了音量,再次唤道:“皇上,臣有事禀报。”刘询这才从往事中抽出,清醒过来。

 

“啊,是张卿啊。你有何事?”年轻的帝王闭着眼,揉揉鼻梁,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启禀陛下,霍禹等人已于今日斩首,其余霍氏女眷也流放各地。”

 

“嗯。”刘询仍然闭着眼,没有一丝动容。

 

“皇上......

 

“爱卿还有何事?

 

“听说,皇后娘娘病得很重......”张彭祖知道此时说这件事可能会惹怒皇上,但是他想为她再争取一次。至少谋反与她无关。

 

听此,刘询睁开了眼睛,里面毫无波澜,声音冰冷地说道:“张卿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朕的家务事了?

 

“请皇上恕罪!”张彭祖跪在地上直冒冷汗,是他揣测错误了!原以为皇上会念及与皇后的鹣鲽情深,一旦听闻她病重,会放下芥蒂,怜惜她家破人亡。然而……看来霍氏反叛这件事真的伤了皇上的心。

 

刘询久久不言一语,威慑的寂静让张彭祖跪得双腿发麻,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张卿。”许久之后,威严的声音才在张彭祖头顶响起。

 

“臣在。”

 

“霍氏叛逆议案,你不用再跟进了,就交给其他人来做吧。”

 

“是,谨遵陛下圣旨。”

 

“退下吧。”

 

“唯。”

 

 

【刘询】

 

臣子退下,书房又只剩下了君王一人。

 

刘询一直都知道,他这位儿时玩伴一直都很喜欢他的皇后,霍成君。霍家遭难,想必他准是担忧心上人的处境,才冲动地说出了不妥的话。

 

想到霍成君,刘询的眼神变得更加凌厉。现在没有了靠山的霍成君只能任他宰割,但是他不会让她轻易地死去。

 

霍成君,当年平君受的苦,我要你加倍承受!

 

 

【霍成君】

 

八月。

 

装饰华美的未央宫这一个月来都惨淡无光,平时雍容华贵的女主人也憔悴不堪。

 

“听月,你见到皇上了吗?皇上来了吗?”霍成君半坐在榻上,急切地询问贴身侍女听月。

 

听月难受地摇摇头,小声说道:“回娘娘,奴婢还没到殿门口,就被管事公公拦了下来,说是陛下近来神思不稳,不见任何人。”

 

闻言,霍成君脸上的神采迅速消失,跌坐在榻上,失神地喃喃道:“第三十一天了,三十一天了……

 

 

就在霍成君恍惚之际,一道尖细的声音响彻了这座冷清的宫殿。

 

“圣旨到!”

 

沉浸于绝望中的霍成君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旁边的侍女听月喜极而泣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皇上终于要来看娘娘了!”

 

霍成君的眼神终于变得清明,欣喜地询问旁边的侍女,“听月,你看的发髻有没有乱,妆容有没有花,精神看起来可好?”听月笑着答道:“娘娘,娘娘,您很美,一直都很美。”霍成君这才放心地端坐在未央宫的主位上,一如往昔霍家鼎盛时的后宫之主。

 

但她没有想到,这一道圣旨不是皇帝的回心转意、宠冠六宫,而是收缴玺绶、驱逐出宫。

 

 

“皇后荧惑失道,怀不德,挟毒与母博陆宣成侯夫人显谋欲危太子,无人母之恩,不宜奉宗庙衣服,不可以承天命。”

 

 

“本宫不信,本宫不信!”霍成君紧紧抓着圣旨,这上面每一个字她都认识,但是她一个字都不信!她从未谋害过太子,她不愿担这莫须有的罪名!

 

“皇上呢?本宫要面见皇上!本宫绝不会认没有做过的事!”她挣扎着要出殿找她深爱的那个男人问个一五一十,却被管事太监带人拦在了殿内。

 

“皇后娘娘还是安心收拾东西上路吧,后日便有人来接娘娘,‘护送’您到昭台宫。还请娘娘不要再生枝节,耗尽皇上对您这最后一点宠爱。”

 

然而就算管事太监再怎么讥讽,霍成君还是不敢相信,那个抱她在怀里、抚着她的眉眼、说着甜言蜜语的爱人会因为一件她从未做过的事而抛弃了她。

 

她不信!

 

 

【张彭祖】

 

当小厮传来消息说,皇上以“毒害太子”之名废除皇后时,张彭祖一个不小心把那支玉钗摔在了地上,响声清脆,玉身却四分五裂。

 

他招呼小厮备车,准备进宫面圣。他知道,她绝对不可能毒害太子,这其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他要还她一个清白!

 

然而当他见到皇帝,刚刚说出一句“皇上……”时,冷酷的帝王就打断了他。

 

“朕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能救她这一次,你觉得你还能救她第二次吗?”

 

张彭祖愣在原地,看着高高在上的君主,他不解。明明他曾经那样宠她,三千宠爱在一身,比许皇后更甚,为何……为何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冷漠无情,还有……仇恨!

 

张彭祖瞪大了眼,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

 

原来他从来没有爱过霍成君!什么专宠、什么怜爱,都是帝王韬光养晦的伪装!恐怕……恐怕“毒害太子”也是他设的一个局,用亲生儿子的命做赌注!

 

 

“‘毒害太子’一事也并非空穴来风,霍显这个毒妇本就打算联合霍成君毒害朕的奭儿,只不过没得手。朕只是在其中起了些推波助澜的作用,拿到了切实证据而已。

 

“可,可是,成君并没有此意啊,她是无辜的!”

 

“无辜?你说她无辜?阿祖,你可知道平君是怎么死的?是霍显为了帮她女儿登上后位,下毒害死了她!你跟我说她无辜?”一向冷静的刘询终于被好友愚蠢的话给激怒了。

 

“你知道当平君在我的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的心是怎样绝望吗!你知道当我得知平君是被霍家人害死的时候,我是多想杀了他们为平君陪葬吗!”刘询的眼睛通红,里面的恨意令张彭祖哑口无言。他知道刘询很爱平君,他亲眼见过他们相濡以沫、他的“故剑情深”,但是他以为帝王的心已经被霍成君补全了、填满了,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谎言,刘询的心早就随着许平君死去了。

 

张彭祖身形一晃,不敢相信自己竟把心爱的人推向了死亡。

 

 

【刘询】

 

看着好友苍白的脸色,刘询终究还是对他产生了愧疚。

 

“阿祖,霍成君后日会被送往昭台宫,我可以任命你为护送大臣。”

 

“谢皇上,但,但臣还有些文书没写,后日,恐怕……

 

“朕明白了。”

 

“那恕臣先告退了。”

 

“嗯。”

 

看着好友寂寥单薄的背影,刘询仿佛看到了那一年的自己。

 

 

五凤四年,刘询再度下令将霍成君迁往云林馆居住,霍成君结果自杀而死,死后葬于蓝田县昆吾亭东部。

 

黄龙元年,十二月甲戌日,刘询因病死于长安未央宫,在位25年,享年43岁,谥号孝宣皇帝,庙号中宗。其子葬其于今天西安市南郊的杜陵,而许平君葬于杜陵南园。

 

因此,后世人也将他两人的故事称为“南园遗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