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江边柳

作者:胡运鑫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柳色青青江水粼粼长衫男子立于江边低吟着:“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她突然从梦中惊醒,香汗淋淋,茫然不知何处。

窗外阳光正盛,丛丛绿叶下掩隐着阵阵蝉鸣声,她渐渐回过神来。

这里是咸宜观,她现在是鱼玄机。

铜镜前整理妆容时,发现眼角已有一些细纹,拿了粉仔细地扑了扑,才掩去岁月的痕迹。再穿上妥帖的衣裙,眼梢风情妩媚巧笑倩兮,轻摇一柄玉骨圆扇,才出门去赴陈韪公子的约。

长安的夏日也炎热才走了一路她的额头就冒出了汗把她细心化的桃花妆晕开了一些正打算在陈公子门外歇一歇再敲门入内却听得屋内传来一阵娇笑

“哎哟,陈公子这可就折煞奴家了。奴家的样貌怎比得玄机女冠那般倾国倾城、沉鱼落雁?”正是她身边最貌美的女婢,绿翘。

而绿翘刚说完,就传来了陈公子的声音:“她的倾国倾城、沉鱼落雁只不过是明日黄花,我早就厌了她那副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样子。就算她再怎么有才华,说到底也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片朱唇万人尝’。哪能比得上绿翘姑娘风华正茂、清纯可人。”

门外的鱼玄机听到陈公子说到“明日黄花”的时候不由得一愣,手指抓紧了扇柄,再听到“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片朱唇万人尝”时已是气的两颊通红,额上的汗水也流了下来弄花了精致的妆容。

她转身即走,回到了自己的屋内,气急败坏地坐在妆台前。

铜镜里,愤怒扭曲了她的脸,妆容难看地留在脸上,妆粉掩盖的眼角细纹也露了出来,想起陈公子说绿翘“风华正茂”,更是气极。

她取了墙上挂的拂尘,又怒气冲冲地冲向了陈公子的房间。

夏日炎炎,汗水接连不断地从她脸上划过,但她却顾不上这张脸。

她“嘭”得一声,推开了陈公子的门,吓得正在调笑的两人大叫一声。她直冲那张年轻貌美的脸,尖叫着:“狐狸精!我打死你这个狐狸精!忘恩负义的东西!”说着抡起拂尘朝绿翘的脸上捶打。陈公子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直直地站在旁边,眼睁睁地看着绿翘的脸布满了鲜血。

等陈公子想起要去拉开她时,绿翘已经没有气了,脸上更是血肉模糊,哪还是什么清纯的可人儿。而她还在念念有词地说着:“打死你这个狐狸精,狐狸精……

惊堂木一拍,才把她从念念有词中惊醒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捂着脸,又哭又笑,疯了一般地不断重复着:“我杀了人了,我杀了人了,我杀了人了……

京兆尹温璋判处她死刑。

在执行死刑前一天,恶臭冲天的牢房里,她突然清醒了,靠在凹凸不平的墙上,眼神绝望,回想她这短暂的一生……

在她还是鱼幼薇的时候,年少才貌双全,引得江陵名门之后李亿慕名而来,与她一见倾心,再见钟情。本以为婚后的生活会永远是柔情蜜意、和谐美满。然而李亿的妻子裴氏,对她妒不相容,惧内的李亿被逼写下休书,将她扫地出门。

离别之前,李亿对她说,他一定会回来接她,让她等他。她在咸宜观青灯古佛相伴,只为守与他的约。可是她朝思暮想的爱人李亿却已偕娇妻出京,远赴扬州任官去了,根本没想过要来寻她。

李亿,我的情,我的心,我这个人,你不要,自会有许多风流才子愿意要。

此后,她也像死了心一般,不再吝惜自己的真情。只要有一位合她心意的才子愿与她共度良宵,她便愿意邀他做入幕之宾。她以为自己的才貌是自己挑选男伴的资本。

可她哪里想得到,色衰而爱驰。况且人若不自重,他人亦难以尊重你。

此刻,牢房内的鱼玄机仿佛老了几十岁,佝偻着身子,呜咽地哭着。

第二天,一代才女就以这样屈辱的方式逝去。

牢头在打扫鱼玄机的那间牢房时,在墙上发现了用鲜血写的两句诗:

“疏散未闻终随愿,盛衰空见本来心。

幽栖莫定梧桐树,暮雀啾啾空绕林。”

牢头感叹了两声,随即用污渍斑斑的抹布擦去了诗句。

注:

1.“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出自温庭筠和鱼幼薇初见时,鱼幼薇所作的《江边柳》;

2.“疏散未闻终随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树,暮雀啾啾空绕林。”出自鱼幼薇的《冬夜寄温飞卿》;

3.温庭筠,字飞卿。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