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一只月亮载你去天堂

作者:谭静发表时间:2018-03-14浏览次数:

 

童谣小妹妹初到迦勒底,觉得这里是个十足友善的地方。英灵们都很客气,自知前尘破事翻起来没个完,私下能说的话绝不公开说,能不掺和的事绝不掺和。这其中杰克又是个例外,凭一副孩童模样肆意撒娇奔走,黏住人就不肯放。仿佛全世界都不知道她手心沾血,无可掩饰的刽子手。世界对孩童总是可亲可爱,杰克索性任性到底,初见童谣就说:你给我讲个故事叭!

小说

 

童谣小小地啊了一声,去拉藤丸立香的衣袖。藤丸满怀歉意地说,小童谣啊对不住,刷种火的时间到了,你多陪陪杰克吧。被留下的杰克和被留下的童谣组好队,从管制室晃到魔术工房,沿途的故事洒了一个又一个,从辛德瑞拉锦绣的衣装讲到夜莺与玫瑰。童谣牵着杰克的手背诵原文:

 

她把胸脯抵在玫瑰树的棘刺上,大声唱起了歌。她的歌儿如此美丽,叫那朵初绽的玫瑰都激动地羞红了脸,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可是还不够,夜莺把身体又往前推了推,席卷她心脏的疼痛叫她知道她即将死去,可她的歌声却越发高亢。她边唱边想,同爱情相比,一只鸟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杰克呆呆地听着,突然打断她,绿眼珠急急忙忙乱转:

 

不是这样的。刺穿了心脏还怎么能唱歌呢?小童谣你错啦,是这样,血绵绵流下来,人也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泡泡。冒着泡泡,眼皮一翻,人就死啦,他们不唱爱情的歌儿。

 

 

童谣苦恼地找斯卡哈倾诉。童话是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呀,是枕边钻出的颤巍巍的玫瑰花,是日光编织的层层帷幕里小姑娘的亲吻,是散发曲奇饼甜香的一个梦。孩子们不相信,故事就无意义,这可怎么办呢?

 

斯卡哈挑了挑眉毛不说话,一旁的梅芙却忍不住插嘴:那小煞星哪是什么孩子呀,童谣你不该念故事给她。伦敦的黑雾大本钟的铁锈,她永远只知道这些啦。梅芙洋洋得意扬起脸来,童谣委委屈屈背过脸去,斯卡哈一手掐一个,只对童谣这边说:杰克和你不一样,生来浸染鲜血没有枕边童话。而你生而臻于完善,神明赐你一世懵懂不知晓外侧世界,不知道有欢爱也有弃婴,不知道有审判也有暗杀。你的世界没有杰克,杰克的世界少了你,她不再是孩子,你也别改变她。

 

哼,从外表看不出女人年纪!梅芙拍开斯卡哈的手愤愤走了,斯卡哈也同童谣说再见。童谣愣在原地琢磨半天,最后晃晃脑袋仍对自己说:

 

可是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童话。

 

 

从那天起童谣拉着杰克开始了她们的童话研讨会。玛丽借茶会的场地给她们,梅林将厚本的亚瑟王传说送她们。童谣认认真真地读,杰克安安静静地听,偶尔提出的质疑就去问安徒生或莎士比亚。安徒生烦透了,将一整面书架借给她们。童谣开心极了,这是知识的海洋啊。杰克歪歪头,什么?她生来只知血海尸浪,没多余空间给浩繁学识,叫童谣失望的不得了。但有一天她发现杰克歪歪扭扭在稿纸上写字,很生涩的英文:

 

鸟儿啄去了快乐王子的眼睛。

 

蓝宝石做的眼睛,闪闪发光。

 

抄到后半时杰克皱了眉头,怎么不会流血的呢?童谣快活地跳起来拉杰克的手:这就是童话呀,孩子的世界是不流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