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作者:周琪琪发表时间:2017-11-06浏览次数:

实验室外的走廊嵌着米白色的瓷砖,却被窗外高大的柳树衬得有些发绿。尽头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一位身着白色实验服,抱着一叠报纸,顶着一头长长的,青绿色的头发的女人走了过来,推开了实验室的大门。

没错,那个绿头发的女人就是我,我叫芦青,芦苇的芦,青草的青,C市最有名的生物研究所——崔伊研究所的新晋成员。可别质疑我的一头绿发,可不是单为了衬个名字那么简单,在我看来绿头发变黑头发可用多了。

我把报纸摊在实验室的木桌上。“看今天C市的报纸头条都被我们崔伊包了”。难掩兴奋的我指着报纸的头版,做了个怀抱的姿势,一头绿丝也随着舞动起来。

正在吃早饭的师姐随即围了过来,盯着报纸说:“改变千万年人类生活方式的科技——崔伊素,会光合作用的头发,来自崔伊研究所 。”

“嘿,你看这张相片杨柳腰樱桃唇,还有这碧绿如瀑的一头绿丝,真羡慕你啊,能获得第二批实验的资格。”说着冲着我露出一副撇嘴遗憾的表情。

“不就是复试体检没过吗?这样我就一只小绿鼠帮你先试试,等到推向大众的时候,再试也不迟嘛?……对了,我是第二批,那第一批的结果和人员呢?”

“那,都在崔教授那儿了,不过现在都还属于保密状态,外界所知道的也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师姐说着指向那扇少有打开的实验门。

门口的是崔浩教授的照片,里面的人穿着标准白实验衫脸上没有笑意,戴着一顶棕色的帽子,黑框眼镜,似乎极力渲染着严肃认真的科学氛围。

关于崔浩,不得不隆重的介绍一下,这个天才。经历了所有玛丽苏男主的该有的成就,18岁取得的C大植物生理学及医药学双学位研究生,然后出国进修,回国后,在C大一个人开办了崔伊研究所,除了带像我和师姐这样的研究生,帮忙解解代码,做做后续实验,他都亲自观察并全心全意地投入崔伊素的研究中 ,历经10年辛苦科研,终于合成了能把植物叶片基因导入人类头发毛囊中的Ψ因子,并为之取名崔伊素。

意味着人将可以不用再每日吃东西,慢慢机械消化,生理反应,为自身提供有机物,一头绿丝便可完全充当源源不断的食物来源和整个消化系统了。通俗点的话讲就是,顶着一头绿丝,晒晒太阳就可以饱了。这将解决多少粮食问题呀。

对应崔浩的成就,他还有一个温情的初衷,大概是七岁以前,他有一个弟弟,听话乖巧,最和崔浩亲近,也就是在那一年弟弟患上食道癌,以致最后应无法进食时而死在崔浩怀中。也是从那时起,崔浩开始近乎疯狂的学习,像是要用毕生精力来研制不吃饭也能活下去的崔伊素。

他也的确是这样做的,在我少有见到他的几面里,他总带着一点棕色的帽子脸上露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老成,细细看去,30几岁的脸上竟已泛起了细细皱纹。

“嘿,如今你最近感觉怎么样?吃得下什么东西吗?”师姐把望着实验室发呆的我从思考中抽了出来。

“昨天吃了些水果和蔬菜,补充维生素来着。感觉和平常没什么不同啊,就是特别喜欢晒太阳了,晒得人懒懒的不想动。”

“这可不好,任由营养物质在体内积累,还不运动。总有一天会长成大胖妞的。”

“没关系,那就少晒太阳,当减肥了呗”我冲师姐挑了一下眉。没说来也奇怪自从注射了崔伊素之后,午睡时间越来越长了,搬张长椅躺在向阳的阳台上,浑浑噩噩地,有时一下午就过去了。人也越发懒散了,很难集中精力做什么,就想站在太阳下什么也不做,就像…就像……树一样。

天下午照常午睡的我还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来到了熟悉的C大校园里,却看见人都顶着绿色的头发,这就大概是崔伊素普及后的样子吧。感觉真奇妙,

大家可以不用再为了生计而努力工作,不用再那么拼死拼活的学习,不用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动,甚至不用再吃饭,当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绿头发时,该解决多少粮食危机啊,那些非洲又或是好多洲的人们都不用再拼死拼活为一口饱饭而奔波。但是要是不工作不学习了不劳动,我们又该干嘛呢?整天在那晒太阳吗?这样漫无目的地活着,和一棵树又有什么区别。正思绪着,渐渐的行色匆匆的人群移动的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到最后竟全都停了下来,学生模样,也就20来岁的脸上竟开始出现了树皮般的皱纹,脚底也开始与地相连,远远看过去就像…就像一片人形森林。

我猛地一个寒颤醒来,不知不觉间额头上竟全是冷汗,阳光刺得眼睛发白,还没有缘由的头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进入脑髓。又想起刚刚的梦,再也睡不下去了。我把绿头发挽了起来,用一顶黑色帽子挡住,匆忙赶往实验室。

到了才发现研究所四周围了一群人,还拉起了警戒线。在门口我找到了师姐,“我觉得崔伊素有很强的副作用,植物可能会对人反噬和控制。”

“我也是刚知道,技术部刚送来了二次报告,原来第一次的实验终止令被教授个人挡了下来了,说能克服那个基因障碍,但如今好像也没有怎么改观,只是把反噬期延长了些许。学校已经勒令关闭了研究所,终止试验。还好你注射的量少,疗程也没进行多少,好生休养一段时间…还有教授失踪了”

“…嗯”我愣在原地,思绪如同头上的绿丝一样,杂乱交错着。

又过了两个月,一切都好像恢复了平静。停止用药后,我的头发慢慢恢复了青黑色,米饭馒头也吃得更加香甜了。之前辉煌一时的崔伊研究所还是关闭了,师姐带我去了植物生理研究所继续进修,而那位崔浩教授就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直到有一天在食堂听到这个对话,

“你知道那个崔伊研究所吗?”

“不是被关了吗?”

“是啊,但是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一棵柳树,那柳絮竟是棕色的。”“真是邪门了“

“棕色” 我突然想起崔浩教授的弟弟好像就叫小树,研究所的名字崔伊。也就来自英文的TREE也就是树。

我坐在食堂靠窗的位置上满足的吃了一大碳化合物,感受它慢慢的在身体里发酵分散。又抬头看着窗外的,在阳光下绿的发光的柳树。碧绿的枝条随风摇曳。树下是忙碌着行色匆匆的的人群。

还好,一切都还是生命最本真的样子。

编辑:张亚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