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诗歌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 > 正文

诗歌 /

伊卡洛斯

作者:项雪飞发表时间:2017-02-05浏览次数:

从不羁的火中飞出的

一粒灰,一粒灰大如一方天地

自微颤的枝头落下时

那一瞬,一瞬间长如缘生了

缘忽然又灭

夜的无边星月沉下去了

如从未曾亮过

  

一粒尘土的夜也是夜

比夜更夜

自肇始以来的一声叹息

你未听见

——就像这世界从未有过音息

(漫漫,万古以来)

这永夜,何以度?

  

用鸟羽粘连成翅膀的

我连低旋还未敢尝试

就自己脱落。自火中烧尽后

到这时,一粒灰尘的不羁

终于小下去了,小而更小

这时守夜人手中已无火把

他短暂的一生长不过

  

一枝火把的。燃起燃尽

守夜人多少年积攒下来的

一潭潭漆黑如水的夜

竟然短如一瞬。短而更短

一粒尘土到另一粒

曾踏过了一方又一方天地

原来也只不过

一粒尘土而已

编辑 吴钰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