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曾买桂花同载酒

作者:王钰琪发表时间:2018-09-05浏览次数:

“那时的一切,皆出自莫名。随风而起的大志,脱口而出的誓言,红砖路上迤逦而过的少年泪……种种不可名状,却又满溢心中。如今人事地景都变了,又该如何看待那样不事生产、只知哀愁,大观园也似的不尽岁月?”

这本书读了好久。从八月读到十月,从陶陶孟夏读到翦翦金秋,从载满了往事的家乡读到素未谋面的长沙,从苦雨凄风的十七岁读到不知未来的十八岁。书中,是朱天心十七岁自由快乐的少女时代。罗曼蒂克,纯真,热情,理想,明媚的青春像一枝花一样满满地绽放。翻开书,灿烂无尽的阳光便扑面而来。

这是多少人理想中的十七岁。像一个充满了紫丁香馥郁香味的仲夏夜之梦。做自己喜欢的一切,和一群欢腾热闹,志同道合的朋友四处游荡,看看电影,吃吃东西,逃掉不喜欢的课,看喜欢的书,徜徉在舒适惬意的日月山川中,也在该认真学习的时候努力,最终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美好得仿佛有些不真实,像是火车开过时浮在窗玻璃上的人影。时光斑斓如古锦,,阳光落在人生之河的浪花上,金光粼粼。在湛湛蓝天,悠悠白云下,有的只是满满的浩然之气,和恣意绽放的花样年华。

体育课上的土风舞,台大的椰林大道,后院的金盏花和虎皮菊,两洞六上的舞会,宜兰的金盈桥瀑布,尤加利绿荫下好喝的空气,星空中东坡的眼睛,数学课上吹醒睡意的凉风,以及永远永远看不完的电影……生活总有她曲曲折折的美丽。朱天心总是在每个飞扬的日子起舞,像敬爱天父一样热爱生活。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十四岁,那段无比相像的美好岁月。用蓝水笔写下一篇篇美妙的文章,骑着单车在辽远的秋光里穿梭,热爱读书,热爱生活,叛逆执着,对知识充满渴望,理想主义。我的朋友是东门的绿杨,天天和喜欢的男生闲聊打闹,学习努力成绩稳定,并不发愁上当地最好的高中。那曾是一段多么悠然而自在的时光啊。化用王小波在《黄金时代》的开头的话:“那一年我十四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有远大的理想,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可这后面还有更经典的一句话啊:“后来我才知道,生命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我的十七岁和朱天心的不一样,我没有大把自由快乐的闲暇时光,有的只是埋头在书山卷海中苦读的难熬日子;我没有围在身边欢笑玩闹的知心朋友,有的只是深夜下自习后脚边孤独的影子,踉踉跄跄穿过昏暗的路灯的光;我更没有边玩边学最后还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有的只是痛苦挣扎努力后一个失败的结局……我曾以为我看到的月亮至少和她看到的是一样的,一般的清亮柔圆,但后来才意识到,那月亮不过是上天翻给我的一个巨大的白眼。我被锤得渐渐麻木,最终一无所有。

朱天心的十七岁是绕陂杏花吹满头,而我的十七岁是夜雨潇潇曲槛中。

但我仍相信山回水转,一程路有一程路的风景,也许此时雪拥蓝关,可谁知以后不是大道如青天?我至少亦拥有过灿烂炳焕的青春年华,这就够了。

感谢朱天心,让我在渐渐迟钝的年纪又重温了年少的梦。南窗凉风来,绿字锦苔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