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走进盛夏孤独

作者:潘特发表时间:2018-09-05浏览次数:

   五月来了,想起盛夏,想到孤独。孤独这两个字,如果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奔兽,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细花白瓷酸梅汤,碎冰碰壁当啷响,浸霜溜滑冰凉粉,老妪坐扇驱顽虫,人情味红尘味众生相十足。但你仅仅只是一个远望着这一切的影子,没有人能看见你,这一切好似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如果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一人靠在瓜旁独坐不语,奔兽与蚊虫相依解闷,这也是孤独。恰巧的是,这两种孤独描绘的都是盛夏的光景,而盛夏在我看来的确是一个最孤独的季节,她没有春的灵韵,没有秋的丰盛,也没有冬的瑞丽,她像一个怄气的孩子,把自己的火气肆无忌惮的撒向大地,陆地上披着一层层热被,卷起一层层热浪,好似空气也被狂躁的她给揉得变了形,走在街上,是寂静的,好像被盛夏强制关掉了背景声音,仅留下蝉的那声嘶力竭的残鸣,和光线到处弹射的声音。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如一个不速之客闯入了这幅画中,感受着这份巨大而又压抑的孤独。我撑着一把黑色的太阳伞,金黄色的光线从伞柄上流下,以伞为轴映下了一圈黑色的影子,形成了一颗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圆。而我正站在圆的中央,像一颗黑洞,外面亮得让人睁不开眼,而里面却又仿佛湮灭昆仑……每个人在这里都是孤独的,他们在烈日下撑着这把漆黑的伞,看不见对方的脸,而伞又太小,只能容得下一个人,就这样小心翼翼的在曝晒的光亮中行走着,寻找着能打开背景声音的钥匙,逃出这个奇怪的地方。存在于这个奇怪世界里的人,就是那些自闭症患者。在年幼时他们被称为星星的孩子,现在他们长大了,在这个金黄的世界里融化成一颗星。

   而在上海最繁华的静安公园,穿过曲折的小道,一片绿树丛林后面,掩映着一家静谧的咖啡馆,“A-coffee”,翻译过来就是-咖啡,人们也称这家店为孤独咖啡店。从外面看,这家小店与其他咖啡店没有什么不同,但走进去才知道,这是一家来自星星的孩子组成的咖啡店。店员、咖啡师都是自闭症患者。我在志愿者工作时,认识了许多自闭症的儿童,他们在大多数人眼里,是目光呆滞、不会与人沟通,自理能力都成问题,更不用说找一份工作,独立生存了。但在这家咖啡店,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店员们的笑容永远都很单纯,工作时也是充满了热情,就像是那个盛夏世界里的一道光。当你走进咖啡馆的门时,他们总是用一脸单纯无邪的笑来欢迎你,而且与普通人不同,这些店员在工作时从来不会偷懒耍滑,该用几克咖啡豆就是几克,不会多放,也不会少放,所以递到你手里的每一杯咖啡,都是精品中的上上品。由于自闭症的缘故,你坐在桌子前,看着他们工作的样子,不敢相信他们就是自闭症患者。称重咖啡豆不差一分一毫,磨完咖啡粉把器皿扫得干干净净,用完咖啡机擦喷嘴,每一步都严格遵守老师的叮嘱。咖啡师的手艺也很熟练,从磨咖啡豆、抖匀咖啡粉、打奶泡到完成,全程不超过5分钟。制作出来的咖啡口感也很好,入口皆是浓香。美式醇厚,且不会太苦,拿铁奶泡绵密。虽然这家咖啡店开业才满一个月,每天只营业4个小时,但每天都座无虚席。店员们的单纯与热情,咖啡优质的口感,都打动了来这里的每个人的心。

   我想,这些人也许就是在那个世界里找到了开启声音的钥匙,像一束从盒子里漏出的金光,像遗落在天边的星辰,来到我们的世界中闪闪发亮。他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最闪耀的存在,和我们一样。当我把黑色的伞放下时,光线流在我的身上,远处的黑影也放下了伞,我看到了他们的脸,这时的盛夏突然有了一点点声音,当越来越多的黑影消失时,盛夏的声音越来越大,世界的金光褪去,一切变成了现实的模样,晚夏的小巷里依然人声鼎沸,我看到卖凉粉的老妪任然扇动着扇子,而黑影中露出脸的那个人准备买一碗薄荷味的凉粉。蝉的声音慢慢大了,我想,真正的盛夏可能要到了吧。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