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南园春半踏青时

作者:何纯洁发表时间:2018-09-05浏览次数:

 

春分,太阳黄经0度,阴阳相半,昼夜平分。春分雨脚落声微,柳岸斜风燕归来。我总觉得以往在家,春天的痕迹,会比较明显。
 
然而我远在八百公里之外,大多数时候我觉得四季总在一天的光景里肆意切换。
 
长沙现在大约是调雨为酥,催冰做水的时节,记得初至湖南刚到师大的时候,我对这个城市的天气感到分外震惊,震惊于怎么会有如此这般只有冬夏没有春秋接替的四季划分。可当我渐渐习惯这里的空气后,才发现东君早已分付春还,轻暖点破残寒,春天早已如约而至。
 
从至善楼走到桃子湖的那一段人行道,一半被共享单车占据,在共享单车和春色之间,有且只能容许两人紧靠着通过。师大的花近来开得极好,循着花期渐次递,直至百花争艳,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常有人半路驻足拿着手机聚焦于盛开的花,有人停下了,后面竟像堵车一样,长长的队伍等在春色之后。我往前一探头,惊艳于一个面带微笑在找与花合照的角度的姑娘的酒窝,所谓师大人比花娇,有些姑娘笑起来特别动人。
 
不知是被春色感染,还是被笑容打动,我和朋友不约而同放弃原先赶回宿舍的打

算,方向一拐,想趁着东风巧,尽收桃子湖的翠绿与嫣红。

 

桃子湖下的是朦朦胧的烟雨,烟雨的颜色像江南一样任由油纸伞着色,青石板铺就。春天踩着蹄踏的声响,虽然会伴携着冰冷的风而来,但走在桃子湖畔,还是有喧嚣浮华归于一曲清音,内心冷静而确幸的隐隐期待。我和朋友走了一遭下来,说说心事、拍拍美景,笑声也张扬得引来路人善意的微笑。最后在湿冷的空气里竟生生热出一身汗,倒有种秋千慵困解罗衣的感觉,不是疲惫,反而是惬意。
 
桃子湖畔钓鱼的伯伯雷打不动,拿着鱼竿的手沉稳有力,一人一杆一面湖,烟效之外,倒是极好的构图。花露重,草烟低,多是我们这样携手踏青的朋友。有成双结对的情侣、三两成群的好友嘻嘻哈哈,或是拿了书在咏归桥静静地阅读的女子,让人经过的时候不自觉放低说话声,唯恐惊扰她半分……

 

而我最喜欢踩在木板踏台上,但并非因为介意香泥斜沁鞋底几行斑,而是因为踏踏的脚步声,点缀着周边的镂花拨柳,让我有种我打江南走来的奇妙之感。偷得浮生半日闲是人间难得的美事之一,尽管这个时节没有最美的四面荷花三面柳,但桃子湖的旖旎风光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让时光弹指一挥欣然而逝。

 

难得之处在于慕春色而来的人络绎不绝,倒是没有打破桃子湖的安详宁静。我越来越觉得,或许长沙只有冬夏,没有春秋,但桃子湖却是四季分明的,它朴素而幽邃,在师大一角静静地一言不发,却有着不喧哗自有声的存在感。你来,或者不来,它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不离不弃,伴随师大人走过一个个四季轮回。

 

美哉我师大,美哉我桃子湖,这南园春半踏青时,大可趁为时不晚,携好友赏这一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