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山水人家

作者:杨静发表时间:2018-04-28浏览次数:

 

山水人家

 

山高树茂,雾雨缭绕间是朴拙的木屋;水清击石,荆棘丛生处是袅袅的炊烟;月明星稀,辽远天际处是微亮的星火。。。一方山水,一方人家,仿佛悠悠了千年,又仿佛刚刚的新生。

花瑶,这是个极美的名字。

那感觉,就像是汩汩清流淌过山涧的清冽,又像是白云朵朵徜徉天际的舒适,还有便是巍巍峰岩伫立人间的豁然。像所有大山的女儿一般,花瑶有着自己的柔美与羞怯,却又是那般的爽朗,灵气逼人,古老的民族繁衍数代,数不清的总角少年鬓角染霜,而她却还是那样蓬勃的模样。

花瑶先祖为避难而来,不经意间便留下这样一处武陵旧址,桃花胜源。山水环绕,鸟兽作伴,他们将房屋藏匿于林木,将家族交付自然,从容地过着属于先辈的日子,焦躁、烦闷、悲伤都在山间鸟语中尽诉,在湍湍清流中洗净。“智者乐山山如画,仁者乐水水无涯”,五柳先生倘在,怕是要惊诧这又一处世外佳处了,而山水之间的人们,总有着不为人知的仁与智。

就像花瑶姑娘秀娟上的粑粑花,纯白的颜色象征着希望与从未失去的美好。她们善良如君子的仁,愿意将一切生命描绘成美丽的模样;她们豁达如圣人的智,得到过就不会失去,我们只将曾经的欢乐留存记忆便已足矣。自然教会她们如何生存,在远离世俗自得其乐的数代繁衍中,聪明的她们亦学会了自然给予的智慧,一代代地传承中,是时光的铭记。

传承的有必需的智慧,还有那全族人家对美的感悟。花瑶没有文字,她们将文化载于绢布,挑花便成了那样的载体。那是每个花瑶女子必需的绝活,是寄托着她们一生柔情的美丽之梦。从六七岁开始,在母亲手把手的教导下,数纱、穿针、引线、练习,年年如此,岁岁不歇,如此一生。从豆蔻年华到耄耋老人,不变的是她们帽面裳间繁复庄重的图案。静坐廊下,穿着花瑶服饰的挑花姑娘的刺绣场景,是这世间孤本般的风景。花瑶女儿箱,厚重地一如这个民族的底蕴。

苍松虬枝间有瑶池仙境,瀑布山林间有朔溪本源,南国雪峰上的山水人家呵,是那样别致的美丽,让人久久,久久地回味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