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作者:曾欣宇发表时间:2018-03-14浏览次数:

 

萤火把天空点缀成青灰颜色。

 

北方朔风从西地吹来,刮过几个百年之后仍是丝毫不减。横梁上断裂的横木半挂在墙上,犹是预示着黑夜的莅临。

 

江东城外晚霞如绸,千里外的咸阳城门前,一只孤鹰睁着双眼,凝视着这疮痍的血城。

 

散文

 

 

他是罪魁祸首。

 

 

鬼魅降临周身,敌营远处星火点点。身前,敌人所盼的英雄归来。身后,灾难迫近黄昏的河流。所有人都背叛你,敌军中的故人早已不再认识你。

 

敌人。故人。终是你亲手操办,虞兮虞兮奈若何!

 

待宰的羔羊被夜的阴霾轻覆,原本就灰黑的皮毛愈见黯淡,灼人的腥红伤口烫过心头。你阖上爱姬的双眼,向南冲出,可这看似有利的情势却并未为你长歌一曲。

 

汉军的马蹄声伴着亭长的劝诫挞伐而迫近,项王对着乌江无声叹然,凝视着波澜不惊的乌江,眼神里有着千百种情愫,重瞳里的黑色渐渐变得混浊,透过这双眼仿佛却已经看不到远方的希冀,纵然不在彼岸,此岸,你也宁愿屹立在河流之中。

 

——江东虽小啊,但土地纵横阡陌足有一千里,民几十万,亦是足够称王的啊!大王快快渡江!

 

可听闻汉军将即,项羽脸色大变,重瞳眺着愤怼。

 

——上天要灭亡我,我还渡江做什么!

 

一向顺流安然的乌江竟然扑腾出了一个大浪,似是向着你而来,最后却又融进河流,奔流入海。你转念,这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西征,如今没有一人回来,纵使江东父老兄弟怜爱我让我做主,岂不是让我背水一战再一场?

 

乌骓乌骓可奈何!

 

纵然你也不曾知晓这样交战的意义何在,只是想着你若死在这些“杂碎”手里,可不是洗濯了百年项氏血统,玷污了郢供养着的世代楚国子民!

 

——这便是项王。

 

故人司马吕马童却指着你,挥向了秦将王翦。呵,这故人——敌人——故人,岂是一撇一捺能托盘而出的事物呢。可这王翦可曾知晓那片齐楚大地,方才是他的根源。

 

一切记忆扑面而来,可骄傲却如同傀儡,是什么给了你一切?是血统,是根源,可你为了这方血液杀尽了天下,不终究是牵着你走向未知?

 

风声疏狂,这久悲不成悲令指尖都在疼痛,怎能如此苟活!

 

 

重瞳的浓墨色泽淡去后,竟渐与天空融为一色。

 

 

唯有你的生命如烛火,纵然湮灭里有多少不甘与苦涩,那灰烬仍旧能点亮半盏星辰。

 

可那个被内心囚禁的你,是多么想与命运一笑泯恩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