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作者:陈妍字发表时间:2018-03-14浏览次数:

 

一个记者,最怕的事情,是你在工作,卖命地工作,但你是在为你的制片人,奖金,虚荣心,甚至为你的恐惧而工作,而丢失了最简单的东西。它比什么都脆弱,也比什么都坚韧。陈虻说过“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散文

 

——柴静

 

1980年的1228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珍妮特·库克的一篇名为《吉米的世界》(Jimmys World)的报道。该篇报道讲述了一名生活在贫民区的小男孩吉米的故事,8岁的吉米在母亲及其男友的影响下自从5岁开始就一直吸食注射海洛因,并且渴望成为一名兜售毒品的生意人。这篇报道所揭露出的现象震惊了整个华盛顿。成千上万的民众、政府公务人员都开始地毯式搜索,期望能够将吉米从环境恶劣且充斥着毒品的贫民窟中解救出来。此外,1981年库克依靠这篇新闻荣获普利策新闻特稿写作奖。

 

然而在漫长的寻找吉米却依旧查无此人之后,人们开始发出质疑的声音。吉米是否真实存在,新闻报道又是真是假?好景不长,种种迹象都指向了最终的答案:库克新闻涉嫌造假。事实胜于雄辩,所有的鲜花与掌声倏尔远去,库克陷入重重造假丑闻。她所构建的为底层人民发声的高大形象、蒸蒸日上的事业轰然倒塌。

 

“新旧之间没有怨讼,唯有真与伪是大敌。”众所周知,真实是新闻的第一要义。一旦一篇新闻掺杂着想象、虚构甚至假象,这就意味着记者选择与纪实相背离,与真诚人格相背离。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记者选择向战火、地位、名望、高压等天灾人祸、威逼利诱屈服。

 

一、在战火中求实

 

长焦镜头有个别名唤作“大炮”。在战场上手无寸铁的他们,肩上扛着的何尝不是向罪恶开火的“大炮”。

 

战地记者玛丽·科尔文无数次深入战场,冲上前线,将战火纷飞的事实书写给人看。手无缚鸡之力,也无刀剑护体,科尔文无惧战火、无惧生死,从斯里兰卡到前南斯拉夫,从伊拉克到利比亚,她几乎踏遍所有战场,将战争的事实一层层剥离,揭露真相、控诉罪恶。

 

在叙利亚的时光里,科尔文以独特的视角关注战争中流离失所的女性、无辜被战争殃及而致破碎的家庭、被战火摧毁的建筑物、剑拔弩张的军队,一幕幕景象通过她的文字呈现在在成千上万的读者眼前。动容的读者不单掬一把同情的热泪,更有成百上千的人们为之动容,从而走上无国界医生的志愿者之路。

 

这位可爱可敬的的女记者本可以呆在太平祥和的国度沐浴阳光、安度晚年,却踏上了最凶险的一条路,为此她无法收获甜美幸福的爱情,失去了欣赏世界的左眼,甚至在叙利亚献出了自己鲜活的生命。“式微式微胡不归”,天色渐晚,她已永久沉睡。

 

二、在物欲中守正

 

当触及到某些不法分子的痛处,总有大佬想着花钱了事。给笔封口费草草了事,借以掩盖那些散发着恶臭的真相。

 

柴静在《看见》一书中吐露了一个细节,但他们到达山西进行采访时,干部们依照“惯例”拿出绿莹莹一厚叠美金试图破财消灾。在对山西的煤矿企业做了一段时间的深入采访之后,自然报道没有播出。时隔多年引起多方关注的纪录片《穹顶之下》问世,困扰大半个中国的雾霾问题再次暴露在公众视野。对雾霾深恶痛绝的民众以此为契机,开始关注并深入了解雾霾。北方燃煤供暖排放的大量废气、不计其数的汽车排放的尾气等等归因引起了广泛重视,环境问题的治理也正式提上了日程。

 

在物欲中守住正义,不惮于张开说真话的口,无愧于胸口的良知。这才是公众所认可的记者。

 

三、在舆论中求真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在喷子、键盘侠隐藏在屏幕背后披着形形色色的马甲发表不当言论的时候,在网络舆情来势汹汹的时候,作为记者要守住自己的是非标准。

 

2011年沿海抢盐风波为例,最初网络爆料沿海地区受日本核泄漏污染影响而碘盐能够有效预防核辐射,在上海、绍兴、宁波等地掀起一股抢盐热潮。谣言愈传愈烈,霎时间人心惶惶,作为宁波人,我亲眼目睹身边的亲人、同学家长去粮食商店、超市疯狂购买囤盐的一幕幕场景。各大超市的盐被一抢而空之后,民众就开始向酱油、紫菜、腌制好的咸菜发起进攻。市面上甚至有人开始以五元、十元的价格抛售日常售价不足两元的加碘盐。四天后,官方媒体开始发文澄清。诸多民众只能看着自己以高价“血拼”回来的十几袋碘盐苦笑。

 

除却民众自身的是非判断能力有所欠缺之外,倘使媒体记者能够提前几日察觉动态,深入调查,抢盐风波也许会提前受到控制不致蔓延到全国,人人自危。在舆论中坚守正直,不为外界舆情所动,公正客观地叙述事实,才是记者的职责与良心所在。

 

疾风骤雨中,积水漫过腰,雨水打湿发,狂风把声音吹得飘渺,你们仍坚持为观众带来现场气象报道。山河破碎中,余震频频,你们用信念立身,坚持为民众更新灾区救援的进度.....电视屏幕前,一份份报纸上,是你们冲到前线用口讲述真实,用笔记录真实。这样的你,叫我们如何不心疼,又如何不喜欢。记者的职业生涯或长或短,惟愿亲爱的你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什么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