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正文

散文 /

踏过苦难的正视与尊重

作者:万子微发表时间:2018-03-14浏览次数:

 

散文

 

赶的夜场电影,沉默的进沉默的出,无一人中途离场。没有沉重的背景音乐渲染,没有出色的拍摄技巧烘托,在观影过程中只觉十分沉闷,似乎并没有以往慰安妇纪录片那种悲伤与触动。也许平铺直叙这个最没特点的特点才是《二十二》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而给我印象最深的也正是郭导正视历史的态度——不消费苦难,这便是一个导演与电影最伟大的成功。在拥有一个极具话题性题材的前提下,郭柯导演大可打着爱国抗日的旗号,赚一波同情与悲伤的眼泪,引一片爱国情怀的愤怒,甚至可以利用“不看不是中国人”的道德绑架赢取票房与名誉。可是他没有。我们所看到的,只有低调的宣传与将所有票房捐给公益机构,只有对受害者无上的尊重与真实的记录。

 

或许传统意义上的纪录片都应是能触动内心深处的情绪的。备好大几包纸巾战战兢兢地进场,凄苦悲凉的音乐响彻全程,哭到双眼通红心脏发紧,感受一场灵魂上的洗涤与震撼,暗叹几声真命苦太可怜,随后抹抹眼泪转身就忘,看得多了甚至心生厌烦——又是这事儿,真没意思。

 

鲁迅曾说过:“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吵闹。”消费苦难是容易的,正是因为流过眼泪才觉得心安理得,可我们偏偏却忘记了眼泪与泛滥的感情都是最廉价的。在快节奏快消费的如今,是不需要将这种沉重的苦难常怀于心的,于是,弃若敝屣。

 

于是,有了《二十二》。入口淡而无味,继而甘苦从舌根汹涌而来。毫不夸张的说,我在影院睡着了两分钟,期间也不禁吐槽长而多的月亮与下雨的镜头。而后几天里,却总是被不明的情绪围绕,感怀到某种历经磨难的平静与悲凉,如今回想,屋檐上淅淅沥沥的雨愈发明晰。

 

正如《二十二》的宣传语所言:和她们来一次最深情的对视。被问及拍摄情况时,这样一个铁汉柔情的导演说:把这些老人当作亲人去看待,你的拍摄就有了分寸,问题就有了底线。郭导用这般温柔的方式想要传达给我们,这群二战期间日军性暴力的受害者,需要的不是影片观众的同情与施舍,而是身边人的正视与理解,这也正是这部影片的主旨所在。

 

我们当代人很少去提及这段历史,既是因为事不关己,又因为始觉丢人,难以启齿,毕竟是一段屈辱的历史。于是,最应该被保护与善待的受害者们反而成了罪人,成了日军留下的污点,承受着最痛苦的刑罚——在周围人毫无善意的冷眼、议论甚至辱骂下把心里最想埋葬的耻辱感不断挖出来,像在心里挖坟鞭尸。这样来自周围人,来自“自己人”的孤立与恶意,是比起昔日身体上的伤害,更深的折磨与煎熬。正因为有太多这样的心理,受害者们已经无力诉说。

 

其实在当今的中国,岂止是这群无辜的受害者遭遇到不公的对待?那么多的弱势群体,看似“关心与照顾”的背后又是什么呢?

 

我所看到的,只有“审美颇具格调。像蒙德里安几何抽象主义的画作,使盲人朋友能感受到九十度直角的艺术气息”的盲道,只有用长而多阶梯表示“仅为健全人服务”的各大银行,只有宽度不符合规定使人进而不能出的窄小式残疾人专用车位……只有高举关爱弱势人群的旗帜而又不切实际的形式主义。而所有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设计,只是给普通民众“欣赏”的,而不是给真正的弱势群体使用的。

 

我们口口声声喊着爱国,嚷着不能忘却仇恨,可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法只有“中华崛起”,而进步的最好方式便是学习。抛却历史,我们的确应该清清楚楚地看见日本的“无障碍社会”:设有轮椅高度的按钮且带有盲文的电梯,地铁上的残疾人专用扶梯并有工作人员予以帮助,公交车上的可折叠式绿色通道……无一不在告诉我们除了GDP遥遥领先,我们在众多方面是缺失的。

 

而我在看到日本的一条宣传标语时,是感到羞愧的——“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取决于对弱势群体的关心和照顾。”一个与美国比驾齐驱的国家,在经济飞速发展之际,却落后了人文关怀与细节文明。  

 

我们无法为每一个弱势群体拍上一部《二十二》,但我们却可以阻止下一个《二十二》的诞生,他们理应且迫切得到应有的权利,以及社会的尊重与正视,而不是被迫蜷缩在角落无人述说。

 

我期待盲人不再惧怕黑暗、残疾人可以阔步行走的那一天。